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会员专区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08/12/9)

杨洪琛撰稿《南部傩戏源流初探》

南部县位于川东盆地北缘的丘区,与阆中一衣带水相邻,素有川北重镇之称。这里,有从阆中北来的嘉陵江(渝水),有绕剑门而来的西河水。两水浇灌,境内土地宜牧宜耕,千百年来哺育着代代儿孙。据地方志载,新石器时间,这片热土上就有先民劳动生息的踪迹。杨雄《蜀都赋》曰:东有巴賨,绵亘百濮。郭璞注《上林赋》曰:巴西阆中有渝水,僚人居其上。商周时有彭人建国,战国时属巴国之域。古属梁州、秦汉隶于巴郡。彭(巴)、濮、賨、僚,皆为县境的先民。
据历史学家考证,商周之世,阆水之滨的彭城坝(今阆中彭城乡)和南部县保城乡彭家嘴的彭定故宅,双峰乡的彭家河一带皆为古彭(巴)人垦殖生活的地方。他们在这里不仅创造出灿烂的文化,还参加过武王伐纣的战争和帮助刘邦定三秦而夺得天下,立过赫赫战功。《华阳国志·巴志》载:阆中有渝水,賨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劲勇;初为汉前锋,陷阵,前歌后舞,商善之曰:此武王伐纣之歌也乃令乐人习学之,今所谓巴渝舞也。”“巴渝舞是县境先民的文化遗存,折射出南部县地历史文化的深厚积淀。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更培育了一方文化。沿渝水(阆水)之滨的南部、阆中、苍溪之域,是《巴渝舞》的发祥地。其地及周边之域,因其特殊地缘构成,上通中原,下达荆楚;上通中原,下达荆楚,是巴蜀傩文化、道教文化、巴渝文化以及中原、荆楚故文化的渗透融溶之地。这些多元文化,都含有古老的巫傩文化基因,因此底蕴深厚,璀灿辉煌。处在这样地域文化圈肥沃土壤中的南部傩戏,和秦巴渝水之乡的其它多种不同名称的傩戏如广元提阳戏、梓潼阳戏等一样,吸取了丰富的营养而滋生发展。它们的源流在认识理解上有广义与狭义之分。
就广义而言,从我国傩( nuo)文化中的傩祭、傩俗、傩舞的历史,去看傩戏是中国戏曲活化石的发展轨迹。傩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多元宗教、多种民俗和多种艺术相融合的文化形态。有着深厚的内涵和至今未被破解的历史文化信息。具有民俗学、人类学、宗教学和戏剧学的重要价值。研究和发展傩文化,首要的是保护文化的原生态。从而提高对傩的认识能力。傩的行为特徵,实际上是原始宗教的一种反映,是我国古代驱赶巫术的一种祭祀活动。它的形式多样,总体上可分为宫
廷傩、官府傩、民间傩(乡人傩)、军傩和寺院傩;在民间傩里,则分成社傩、族傩、游傩、愿傩和丐傩等。傩的表层目的是驱鬼逐疫、除灾呈祥;而内涵则是通过各种仪式活动,达到阴阳调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寿年丰、国富民强和天下太平。但这一切都未超出伪科学和主观唯心主义思维范畴。对于历史文化,应用辩证法的眼光看待,去糟取精,化腐朽为神奇,使之为今日的文明服用。
在古代的傩祭、傩俗活动中,有一个重要角色叫巫觋( xi)。《说文》谓女为巫,男为觋。是掌管傩仪的巫人(俗称巫婆、端公),有着代表神通的权威。后来随之被能歌善舞、有驱鬼逐疫神力的以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杨盾,率百隶而时傩,以索室驱疫的方相氏所取代。自商周至汉唐,史籍多有生动记载。入宋后的傩祭、傩仪的方相氏、十二兽神,就被判官、钟馗、小妹、土地等神鬼所取代,出现了一个崭新的面目,开始了从巫术到艺术的转变。
傩舞,是傩祭中为驱鬼逐疫功利服务的一种祭祀舞蹈,也是傩祭中的主要形态。这种傩舞的原始形态,早在殷商时期,即以歌舞祀神,到汉、隋、唐时的大傩祭中,其规模宏大,由侲子(童子)一百二十人或二十、四十人,赤帻、皂衣、执鼗伴舞。到了宋代,傩又从娱神走向娱人,从仪式走向戏剧的转化。在舞蹈中加入了人物,搬演故事,戏剧性较原始单一的娱神舞蹈要丰富多姿了。至此,在傩祭、傩舞的基础上,傩戏也就相继出现了。我国的戏曲,是由歌唱、舞蹈乃至说唱、杂技等综合而成。并以这种形式敷演故事,即王国维谓之以歌舞演故事。这是对一般观赏性戏剧而言。而傩是以仪式为基本
特征,可以说无傩不仪;仪式戏剧则是各种傩戏的共同特征。因此,有专家提出了傩祭活动是中国戏曲的重要源头仪式戏剧是中国戏剧的一翼颇有建树的戏史理论命题。所以,傩戏被称是戏剧活化石。南部傩坛戏,也不例外。
以狭义而论,南部傩戏,是整个巴蜀傩文化、傩戏的一个组成部份。它的第七代传人杜南楼( 1918-2007.9)族别巴人后裔;他的傩戏内容丰富,独具特色。其傩戏构成分两个部份:一是正坛的法事仪式戏剧;一是耍坛演出的灯戏。就是杜南楼所说的灯坛两开。剧目内容丰富,其法事仪式戏剧,分四大类五十六析;耍坛灯戏有三十四个剧目,其唱腔有七大种类以及丰富多彩的傩面具艺术等。我们对杜家班傩戏的抢救发掘工作,是以保持其原始生存状态的理念为主导,用带有文化人类学特征的调查方法入手,因而以此命其为本书的书名。
在过去的年代里,对傩的认识不够,对杜南楼傩戏的抢救工作很不力,或是零星搜集;而正式抢救工作的启动才是昀近几年的事。因起步晚,人力和资金严重短缺,虽已抢救出了大部份可观的傩戏资料,而在对杜家班昀后传人身怀的全部技艺、绝艺等,正处在全面充分发掘的关键时刻,享有八十九岁高龄的杜南楼老先生,在我们的守望中,竟辞世而去了。深感悲哉、痛哉、哀哉!
于此,谨以本文献给杜南楼老先生,以示哀悼!敬望杜老在九泉之下瞑目安息!
杜南楼逝世,是我县古文化资源的重大损失。他家七代传承至今的傩戏,是我县非物质财产中昀珍贵的文化遗产。因此,抢救、整理和保护这些传统文化遗产,是历史的使命、时代的呼唤,是当务之急。所以正在把这项工作,再度继续付诸实践,将已经搜集到的全部傩戏资料,汇集、论述编辑成署名为《南部县双峰乡胖土地村社家班傩戏田间调查报告》的书,拟将问世。
在段明的一篇书评题为仪式戏剧是中国戏剧的一翼——读胡天成《戏苑探幽》得到的启示文章中,获悉天成先生在知天命之年后的 10多年里,虔心戏曲研究,勤苦笔耕,著述颇丰,总计一千四百余万字。其中四百余万字的仪式戏剧著述,是他精心提炼熔铸而成的结晶。而昀能体现他的学术价值的是,在他提出的祭祀活动是中国戏曲的重要源头仪式戏剧是中国戏曲的一翼两个理论命题。以后,他又从戏剧形态学的视角方位,对仪式戏剧的演出形态指出任何形态的仪式戏剧,都与祭祀仪式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祭祀仪式是仪式戏剧的载体,仪式戏剧必赖于祭祀仪式而存在,没有祭祀仪式就没有仪式戏剧。因此,仪式是仪式戏剧的本质特征。在仪式戏剧范畴内,无戏不仪。天成先生认为,对仪式戏剧的形态,可以从不同的视角方位,作出不同的分类。他从紧紧把握住祭仪与戏剧的关系的角度,将仪式戏剧分为六种基本形态和一种特殊形态:一是代神演仪的戏剧形态;二是扮神演仪的戏剧形态;三是戏仪交错的戏剧形态;四是戏仪相融的戏剧形态;五是以戏演仪的戏剧形态;六是将仪戏化的戏剧形态;七是巫优合流的戏剧形态。这是一种特殊的仪式戏剧形态。这在戏剧领域内使之具有了开创性的学术价值。
因此,在我们对杜家班傩坛戏的抢救整理中,将借助上述仪式戏剧理论为指导基础,将其庆坛、天、地三十二傩愿戏,降大神(即急救延生)以及丧戏的荐亡道场等仪式戏剧的内容进行解读和诠释,以提升其学术品位和价值。从而为使南部傩坛戏融合到巴蜀傩戏学和中国傩文化的研究领域起到引导探索的作用。
再从南部杜家班傩戏世家传承史和他的傩戏戏神的演化过程,去看南部傩戏的滥觞之跡。据家谱记载,杜家班第一代先祖杜先福,于清雍正年间,创立傩戏班以来,距今已有二百多年历史,他曾学巫道,授文昌职,在南部、阆中、盐亭等地庆坛、唱灯。其后的几代传人是:杜维先、杜天元、杜春和、杜秀石、杜洪生,第七代传人是杜南楼,各代都是单传。
杜南楼称,自己祖辈曾出自云台山道观,受到云台道家礼仪,经忏斋醮科仪典籍影响,其父杜洪生曾是南部、阆中一带的掌坛大师,善演天地三十二戏及各种跳傩、驱傩坛事活动。杜南楼从十七岁开始,接过父亲的传宗技艺,行艺至新中国建国初,在破除封建迷信活动时,他将过去家传的傩戏道具等,当众全部一火而焚,以表金盆洗手的决心。
改革开放后,随着傩学新学科研究的进展,杜南楼先后多次被邀去南部、南充、成都等地,参加对他的傩戏进行发掘整理工作。并留下了可观的文字、音像资料。
南部傩坛戏,是流行川北南充地区的一种祈神拨禳、酬神还愿的傩戏剧种之一。据《南充县志》载:凡病家延巫道设香楮酒肴,诵北斗、莲花、药师诸经,谓之禳星。用桃木书符,谓之压鬼。巫觋号端公,小禳送花船,大禳打保福,及冬庆坛,浑如戏。杜家班的庆坛法事共有三十多套,如开坛请圣、招天兵、接圣母、清宅扫荡等。还要必演天地三十二戏和演耍傩傩、张公道讨口等灯戏。他的坛场正中除挂孔子、老君、佛祖三教神像外,还要供挂杜家班祖传的六种傩戏戏神神案图:天门案、坛神案、圣母案、三清案、功曹案和救苦案。在这六种神案图中,其中圣母案昀具特色。在这个圣母神的背后,还有一个神奇的故事。
传说,在杜南楼家乡的双峰、升钟、大坪一带山乡里,流行一种古老的舞蹈跳傩傩。相传这位名叫傩傩的人,自幼失去双亲,替乡绅(另一传说是在边关郭将军麾下)放养马匹,他的主家,膝主只有一女,长得聪慧水灵。年已二十,仍拒不嫁。一天,有一世交大户子弟,前来求亲,主家觉得,门当户对,当即收下聘礼。可是,小姐得知誓死不嫁,查问究竟,小姐百般无奈,才说出身已许的人,是家养的白马托梦于她和马童为媒而许婚的原委。主家问听,怒不可遏,飞腿一脚,踢掉了傩傩的下巴。接着将白马杀死,马皮剥下,搭在树上。几天过后,白马皮变成一条条小白虫,在树上吃桑叶。小姐有与白马神人婚约悲情触动,将小白虫精心饲养长大,成蚕抽丝,丝能织衣锦。在小姐授意下,傩傩就把这丝蚕和桑麻种籽,送到民间去,让乡亲们栽桑养蚕,都富裕起来。世代相传,蚕农们为了表达感恩之情,便将傩傩送丝蚕的善举,编成小戏,以志纪念。每年初春,让戴着没有下巴面具的傩傩,在蚕丝公、婆的陪同下,走乡串户地表演这个傩舞节目,更添节日喜庆。
不知是杜家班的哪代传人,把这个耍傩傩节目,吸纳到他的傩戏中去,成为三十二地戏节目之一,并赋予了神秘的色彩。据杜南楼讲,这是他家祖传下来的节目。因为这个节目中相关人,对丝蚕富民有功,被天庭玉皇大帝授封:白马为白马将军神、小姐为九天圣母神、傩傩为傩坛护卫神。这三位一体的戏神,便成了杜家班傩坛中,共有七幅戏神神案图之一的《圣母案》图,在坛事祭典中,被挂在坛场中,接受法师的顶礼膜拜和祀献酒醴。
杜家班在耍坛中,上演的灯戏,也很具特色,其剧目共有三十多出戏,如包公审城隍、李青天审门神和审灶君夫人、张公道讨口、善恶报等戏。杜南楼讲,这些灯戏几乎全部都是他家祖辈相传,自编自演的剧本。而其它有的傩戏中演出的灯戏,很多都是搬演川剧中的灯戏节目,如皮金滚灯、驼子回门、安安送米等戏。这一事实,可算是杜家班与众不同之处。
杜家班传人的祖籍和族别,是南部县土著巴人后裔。据杜南楼讲,他家不是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可证。所以,承继了南部升钟水库地域,有着古巴渝舞文化积澱的本土文化底蕴,并与巴蜀文化、道教等宗教文化相融合影响的杜家班傩坛戏,是昀具本土化的原生态特色。从民间古傩舞蹈,演化到傩戏戏神的过程,以及独具特色的耍坛灯戏,极富民俗风情的格调等事象,可见南部杜家班傩坛戏进化源流的一斑。
             2008年月修改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