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3日 第34097篇《法商研究》 2019年第3期
连带债务涉他效力规则的源流与立法选择
作者:周江洪 浙江大学 
内容摘要
民法典应当就部分连带债务人所生事由对其他连带债务人的效力作出规定。各学说所依据的比较法来源不同,是目前学说分歧的原因之一。世界各国或地区关于连带债务绝对效力事由的规定,一方面受罗马法以来区分共同连带与单纯连带的影响,另一方面受民法继受过程的影响。我国的连带债务概念并无共同连带和单纯连带模型选择的继受问题,在考量具体效力规则时,连带债务担保债权实现的功能具有重要意义,但单一因素无法充分说明所有的绝对效力事由,应根据具体事项作具体的利益衡量。就部分连带债务人所生事由,原则上对其他债务人不生效力。清偿、抵销、提存、债的更新、债权人迟延为绝对效力事由。免除、混同仅在受免除或混同的债务人应承担的份额内对其他债务人产生效力。连带债务人得以主张其他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的范围应受限制。
关键词
连带债务;共同连带;单纯连带;绝对效力;相对效力
结构框架
一、连带债务涉他效力之学说分歧
二、连带债务涉他效力之比较法沿革
(一)德法日之连带债务概念
(二)日本民法关于连带债务涉他效力的最新发展
三、连带债务涉他效力之规则设计
(一)规则设计的基本考量
(二)若干具体事项的探讨
(三)具体规则建议


(责任编辑:徐蓉漂)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徐蓉漂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