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研究基地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09/2/17)

南丰傩文化概况(连载三、四)

三、南丰傩舞种类与傩班分布

1、傩舞概念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建昌府志·风俗考》记:新春“有竹马、大傩、和合、狮子之戏”,“正二月间,又有八仙之舞”。建昌府属五县中,新中国成立后只有南丰留存上述各类舞蹈,分别俗称“跳竹马”、“跳傩”、“跳和合”、“跳狮子”、“跳八仙”。1953年盛婕在《江西省“傩舞”调查介绍》中将南丰、乐安、婺源等地“戴着各种不同人物的木雕面具,大致在舞台上、祠堂上、祖宗牌位前、或傩神面前跳的”舞蹈,“暂时总称‘傩舞’”。后约定俗成,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起,南丰文化界便把春节期间戴面具表演的“跳傩”、“跳竹马”、“跳和合”、“跳八仙”都划为“傩舞”范畴,“跳狮子”列为民间狮舞系列,后省地文化、文艺界都按此归类。

南丰很多乡村还把“跳竹马””、“跳和合”、“跳八仙”以及人数较少的“跳傩”也称“跳迎”。“迎”字与“迎神赛社”、“装迎抬阁”之“迎”字同音,故“跳迎”、“跳傩”都有“跳神”之意。

2005年9月,南丰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为使南丰傩舞与其它地方傩舞有区别,省里意见南丰以“跳傩”作项目申报,这里的“跳傩”不仅指大傩,也包括竹马、和合、八仙等舞种在内。

2、傩舞种类

南丰傩舞种类名称很多,主要有大傩舞、竹马舞、和合舞、八仙舞4类:

(1)大傩舞。南丰傩舞主要品种,分布在全县各乡镇,以表演多个节目和系列节目为主要特色。大傩班少者5人,面具5枚;多者36人,面具36枚,伴奏乐手2至8人。清末以前组建的大傩班称“老傩班”,又称“老傩”,有专祀傩神庙和驱疫仪式;民国后组建的大傩班称“新傩班”,又称“新傩”,一般借用福主殿为傩神庙或无傩神庙,驱疫仪式简化。但旴江西岸一些新傩班受老傩班影响,也有傩神庙和驱疫仪式,如紫霄镇的朱坊、白舍镇的杨家、兰家陂傩班。

(2)竹马舞。南丰傩舞主要品种之一,都分布在旴江东岸乡镇,表演花关索与鲍三娘、关公与周仓对阵的多人舞。因前三将腹前系有木刻小马头(周仓为小狮头),身后用竹片弓开战袍作马后身,故称“竹马”。有两种表演形制:一为5人制,5枚面具,5人表演;一为7人制,7枚面具,7人表演。都是2人伴奏。竹马班都借福主殿为竹马神庙,有简单仪式。

(3)和合舞。南丰傩舞品种之一,主要分布在旴江东岸乡镇,表演和合二仙的双人舞。每班4至5人,2枚面具,2个小孩表演,2、3个青年或成人伴奏。在家中神龛供奉面具,个别班有仪式。

(4)八仙舞。南丰傩舞品种之一,也分布在旴江东岸乡镇,表演八仙故事的多人舞。有两种班队:一为八仙班,8枚面具,8人表演;一为十仙班,10枚面具,10人表演,都由多人组成的乐队伴奏。原借福主殿供奉面具,有仪式。

(5)其他傩舞。“跳判神”:两人跳“判官与小鬼”的白舍镇三坑村和毛坪村“判神班”,列为大傩舞。“跳四喜”:4人跳“福、禄、寿、喜”的莱溪乡后举村“事事如意班”,列为大傩舞,建国后失传。“跳凳子迎”:3人跳“开山、判官、小鬼”的莱溪乡方家边的“跳迎班”,列为大傩舞,文革后失传。“跳四方头”:4人跳“铁拐李、汉钟离、曹国舅、刘海”的莱溪乡东方村岭背“四仙班”,列为八仙舞,文革后失传。

(6)傩戏。分布在紫霄镇新田村上下堡,表演孟姜女故事,共2班,10多枚面具,10多人表演,由多人组成的乐队伴奏。与傩舞联合活动,有仪式。文革后失传。

(7)狮傩舞。原称“打大狮”,分布在东坪乡,12人表演,12枚面具,表演14个节目,和观众有互动对话,是狮舞和傩舞相结合的舞蹈,原列民间狮舞系列。

3、傩班分布

文革后,县文化、文艺部门对南丰傩班(含大傩、竹马、和合、八仙班)作过重点调查和普查。1998年至2002年,县文化工作者再次对傩班情况作了调查核实。清末至今,南丰至少有182个村庄组建过傩班。清末有62班,民国时期106班,解放初期119班,文革以后141班,其中大傩105班,竹马13班,和合119班,八仙4班。1987年后,有8个傩班面具变卖,27个傩班面具全部被盗,2个傩班面具追回,7个傩班面具重刻,1 个傩班重新恢复。至2001 年,南丰有117个傩班,其中大傩84班 ,竹马9班,和合20班,八仙4班。

2001年南丰傩班一览

乡(镇)

傩 班 分 布 情 况

紫霄镇

大傩班:上古张家、上古廖家、朱坊、祝家岭。 (共4班)

白舍镇

大傩班:上甘、池渡、欧龙、杨家、塘磜、 三坑、茅坪 、何家墩、含头、樟潭、 罗家堡、

湖岭上、田东、兰家陂、小石、桥口、龙口、夏家洲、柏树下、瑶下、石源、磜上、邹坊、员山、赖源、上坪、茄洲、白叶、胡竹。

和合班:三坑、茅坪。 八仙班:中和、石浒里堡、石浒外堡、彭坊。 (共35班)

三溪乡

大傩班:石邮、南堡、庙前、大园、早坳、祝家山。 (共6班)

市山镇

大傩班:坪埠、流坊、贯巢。 和合班:西村 (共4班)

琴城镇

大傩班:廓背园、水南朱家堡、水南车上、水南庵上、水南岭上、徐家堡、塘下、下杨梅、瑶埔、下坊。 和合班:水北仓下里、水北叶家。 (共12班)

莱溪乡

大傩班:周家堡、刘家源、上三塘、黄满钟家、黄满平家、危家、张家、平家岭

竹马班:赓溪、西山、肖坊、下庄坳。 (共12班)

双田镇

大傩班:黎家、曾家丰、龙家陂、高坑、下河、大堡、潘家、王家排

和合班:东黄陂、西源、石溪、招月山吴家、招月山姜家、白兔、大堡、榨源。 (共16班)

太和镇

大傩班:下桐、田东、彭家源、店前、堪田、坪上、里源、上源

竹马班:田东、大茶 和合班:司前。 (共11班)

傅坊乡

大傩班:艾家磜 竹马班:东边排 (共2班)

太源乡

大傩班:老圩上、高家、寨里、墩里上、游家窠、永吉、回背 竹马:姜源、谢家

和合班:源头、塅背下堡、石池、路头一队、路头二队。 (共14班)

洽湾镇

和合班:洽湾。 (1班)

附: 因人迁村毁、缺少弟子、面具散失、烧毁、被盗等诸多原因解散的傩班共70个。其中大傩51 班:有紫霄镇的黄砂、周坊、新田黄家、新田周家,白舍镇的背廓(村毁)、瑶陂、戈镰石、西渡、西坑、冯家、陈坊、杨林渡、桥下、河东,三溪乡的上晒、桥头、军峰外堡,市山镇的东村、官庄、桂背(村毁)、考坑、竹源、梅溪,琴城镇的西门上、谭家堡、磨刀渡、山下、上堡、三湾,莱溪乡的方家边、后举、后举(如意班)、黎家山、许家堡、官家,双田镇的毛家塅、密江、刘家湾、新圩上、新屋里、肖坊、潭头、汤家窠,太和镇的寨里、山坊、排上、丹阳,太源乡的下堡里、尼姑坳(村被水淹)、姜源;洽湾镇的东坑。竹马9班:有琴城镇的徐家边,双田镇的榨源、马家,太和镇的坊头、坞墩、中源、寨里、增坊、块田。和合4班:有双田镇的下彭,太和镇的寨里,洽湾镇的上店、窑边。八仙6班:有白舍镇的古竹、古竹桥头、邓家庄、高坑,莱溪乡的岭背村(村毁,四仙班)、后举。

四、南丰傩舞艺术与傩舞表演

南丰傩舞都在春节期间活动。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和合班或进城戏舞于市,或到农村沿门驱疫,祝福送吉,乞讨赏钱;大傩班多在正月初一开始跳傩,先本村后出坊,各有相对固定的路线和社区范围;竹马班也于正月初一开始活动,但都在旴江西岸各乡表演;八仙班于元宵期间与灯彩一起活动,只在本村表演,并不出坊。除和合班于元宵前结束外,大傩、竹马、八仙班都于元宵后一至三结束活动。

1、面具

面具是傩的重要特征,在傩仪中是神灵的载体,在傩舞中是装扮的角色。南丰傩面具百态千容,造型各异,有驱疫神祇、民间俗神、释道神仙、传奇英雄、精怪动物、世俗人物176种以上,可惜明清精品多在文革中烧毁,现存118种2200多枚面具多是文革后新老艺人复制的,有开山、白祇、钟馗、大鬼、小鬼、判官、搜除大仙、田螺大王、鹰哥元帅、张天师、马元帅(马灵官)、赵元帅(赵玄,即财神)、关元帅(关公)、温元帅(温琼)、纸钱、雷公、雷母、一郎、二郎、杨戬、哪吒、傩公、傩婆、福神、禄神、寿星、魁星、和仙、合仙、玉皇、李铁拐、钟离权、吕洞宾、何仙姑、张果老、蓝采和、韩湘子、曹国舅、刘海、玄壶子、疯僧寿、佛祖、观音、金翅鸟、善财、弥勒佛、金刚、八罗汉(名称不一)、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须普提、龙王、牛魔王、铁扇公主、红孩儿、周文王、姜子牙、闻太师、金吒、木吒、武吉、雷震子、魔礼青、魔礼红、魔礼海、魔礼寿、殷郊、广成子、土行孙、杨任、黄忠、周仓、花关索、鲍三娘、五道将军、连山太子、打旗、承旗、旗头、红回子、绿回子、姜飞(?)、猿精、猕猴精、猢狲、小猴子、蟾精、獭精、鲤鱼精、乌龟精、蜘蛛精、白骨精、狗熊精、羊精、老妖婆、老妖公、金钱豹、白蛇精、青蛇精、蚌壳精、高员外、高小姐、书生、推手、许仙、法海、小和尚、小尼姑、老渔翁、小渔翁等。

失传和散失的面具58种以上,有王翦、蒙恬、白祺、李胜、千里眼、顺风耳、马冲、孟姜女、范汜良、汉公、汉母、汉献帝、土地、门神、灶神、喜神、麒麟、太白金星、李靖、韦护、地藏、目连、女娲、黄天化、张奎、邓玉婵、金交剪、四瘟神(周信、李奇、朱天麟、杨文辉)、关平、宋仁宗、八贤王、杨五郎、杨六郎、杨宗保、穆桂英、孟良、焦赞、木瓜、鸡公精、兔子精、虾公精、螃蠏精、田螺精、黄袍精、瘫妻、牧童、村姑、女社员、工人、农民、士兵、“四人邦”(王、张、江、姚)及一些不知名的面具。

南丰傩面具形制较大,高和宽分别在25厘米和18厘米以上,有头盔的面具可高达40厘米。都用杨木或樟木雕刻,先对剖木料,初坯定形,掏空背面,再精刻细部,括灰上漆,装饰附件。有的傩班还要举行开光仪式,以使面具充满神灵之气。

2、节目

傩舞是傩的主要表现形态,原为祭神驱疫的仪式舞蹈,后发展为娱神娱人的傩舞傩戏。南丰傩舞丰富多彩,形式不一,有驱鬼逐疫、祈福纳吉、武打技巧、世俗生活和传奇舞剧系列节目及傩戏节目共124个以上,以大傩娱乐舞节目最多,现保留80个节目,其中单人舞、多人舞和群舞有《开山》、《钟馗》、《魁星》、《财神》、《哪吒》、《杨戬》、《雷公》、《纸钱》、《金刚》、《旗头》、《弥勒佛》、《关公祭刀》、《二郎发弓》、《白祇》、《钟馗醉酒》(又称《判官醉酒》、《二鬼偷花》,可分为《醉酒》与《跳凳》两折表演)、《钟馗上朝》、《钟馗扑蝶》、《判官刷簿》、《财神发店》、《傩公傩婆》、《和合二仙》、《对刀》、《双伯郎》、《跳回子》、《刘海钓蟾》、《猢狲与蟾》、《獭捉鲤鱼精》、《小尼姑下山》、《打蚌壳》、《福禄寿三星》、《张天师召将》(又称《召将》、《捉猿精》)、《演罗汉》、《观音坐莲》、《普贤骑象》、《猢狲悬梁》、《猢狲射尿》、《日头落山》、《劈片柴》、《叠罗汉》、《竖牌坊》、《架楼》、《圈井》、《挂牌》、《扇风车》、《磨桌角》、《窜桌子》、《桌上倒立》、《竖阳竖》、《窜档》、《窜叉》、《关大门》等,舞剧系列节目《西游记》(又称《取经》)有《孙悟空出世》、《花果山》、《孙悟空学法》、《龙宫借宝》、《闹地府》、《弼马瘟》、《偷仙桃》、《闹天宫》、《唐僧取经》、《五行山》、《高家庄》、《流沙河》、《三打白骨精》、《收善财童子》、《真假猴王》、《孙悟空借扇》、《牛魔王醉酒》、《通天河》、《捉乌龟精》(又称《五雄阵》)、《捉鲤鱼精》;《封神榜》(又称《封神》)有《哪吒闹海》、《太公钓鱼》、《武吉砍柴》、《闻太师》、《魔家四将》、《捉殷郊》;《白蛇精》(又称《水漫》)有《金山寺》、《水漫金山》、《断桥相会》、《打下凡尘》等。竹马舞与和合舞(与大傩《和合二仙》有别)只表演1个节目,八仙舞有《跳八仙》、《八仙祝寿》、《下凡出世》3个节目,加大傩节目共85个娱乐节目。

仪式舞只3种,主要是搜傩(解傩、圆傩)时的驱鬼逐疫舞蹈,称作《搜傩》(或称《搜除》)、《解傩》(上甘称《捉刀》)、《搜间》等。另外《开山》、《白祇》、《钟馗》、《魁星》、《财神》、《雷公》、《哪吒》、《杨戬》、《对刀》、《傩公傩婆》、《二郎发弓》、《判官刷簿》、《财神发店》等兼作仪式舞表演。

失传和未跳的节目34个以上,有傩戏《孟姜女》,傩舞《汉公汉母》、《汉献帝》、《土地》、《门神》、《灶神》、《目连救母》、《麒麟送子》、《事事如意》、《钟馗戏蝙蝠》、《跳四仙》、《纣王进香》、《背榜下山》、《捉土行孙》、《捉杨任》、《捉张奎》、《驱瘟神》、《捉蜘蛛精》、《捉鸡公精》、《捉黄袍怪》、《斗金钱豹》、《斗法》、《万寿山》、《太极图》、《穆桂英挂帅》、《破洪州》、《排天门阵》、《关平对刀》、《收姜维》、《五老鼠闹东京》、《小放牛》、《哑背疯》、《夫妻生产》、《粉碎“四人邦”》等。

此外,东坪乡甘泉、王田、邱坊、上元、南洲等村“打大狮”吸收傩舞表演形式,编创许多有特色的狮舞,有《观音坐莲》、《魁星点斗》、《关公洗马》、《太公钓鱼》、《小姐梳妆》、《猢狲偷桃》、《浪篙摊衣》、《武松打虎》、《童子下棋》、《伢仔捉蜻蜓》、《狮子滚球》、《犀牛望月》、《黄鳝出洞》等13个节目,现多失传。

3、音乐

音乐是南丰傩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傩仪音乐保留了“以乐通神”和“击鼓

驱疫”的古礼乐制;傩舞音乐在继承古傩音乐的基础上,吸收戏曲音乐和民间音乐而有较大发展。大傩伴奏音乐有三类:一是清锣鼓。用扁鼓和大锣,或用堂鼓、夹鼓、大小锣、大小钹等体鸣、膜鸣乐器组合的乐队,乐手2至4人,石邮、上甘、上古、早坳等老傩班是此乐队。有的傩班用锣鼓曲牌体,如[火爆]、[长路]、[金丝扭]、[水波浪]、[一字锣]、[三棰锣]、[反弹锣]等,舞者随锣鼓点子而舞蹈。二是鼓吹乐。在上述乐队中加唢呐和笛子等气呜乐器,乐手4至5人,祝家岭、南堡、周家堡、黎家山等大傩班是此乐队。伴奏时,鼓和唢呐常起主奏作用,高亢明亮,气氛热烈。唢呐有[小开门]、[大开门]、[巡城]、[梢妹子]、[阴阳会]、[茉莉花]、[刘琴扬]等曲牌。三是吹打乐。在鼓吹乐队中,再加二胡等弦鸣乐,乐手5至8人,朱坊、迟渡、庙前、祝家山、流坊、下坊、高家等许多新傩班是此乐队。伴奏时或一个舞蹈一个曲牌,或一个舞蹈多个曲牌,音乐表现力较高,舞蹈表演更细腻。丝竹乐有时也单独演奏,如观音、唐僧出场用[南北词];与吹管演奏,还有[八板头]、[扬斋曲]、[战盘花]等。廓背园跳傩前还演奏“十锦闹台”(又称“十番锣鼓”),音乐表现力非常丰富。

竹马舞都用两面大筛锣伴奏。舞蹈开始,2名乐手不停敲击大锣,发出“哐、哐、哐……”的急速而低沉的音响,表示双方战斗的激烈程度。舞蹈结束,锣声变为“哐—哐—哐……”的缓慢节奏。因古代有“击鼓进军,鸣金收兵” 之说,竹马伴奏音乐被寓意为 “鸣金收兵,天下太平”。

和合舞用一鼓一钹,或两鼓一钹,或一鼓一锣伴奏。以水北和合伴奏最有特色:乐手3人,一人敲单面鼓,一人打双面鼓,另一人击小钹,合奏成“梆冬、梆冬、且、嘎,嘎嘎、且,且且、嘎”的音响节奏。这种锣鼓字谱用南丰方言读,前两句与“播种、播种、去(qie),家家、去”相似。因水北和合舞参加过清代迎春礼俗表演,有学者认为这段伴奏音乐寓意为“春播前奏曲”。

八仙舞用堂鼓、大锣、碗锣、铙钹、唢呐、笛子等组成的吹打乐伴奏,乐手5、6人,以石浒与中和八仙班乐队最有名气。传石浒丝竹乐从江浙学来,已失传。吹打是现在主奏乐器,有〔茉莉花〕、〔皮破玉〕、〔长空万里〕等曲目。中和班打击乐有〔火爆〕、〔一字锣鼓〕、〔大五锤〕、〔小对五〕,笛子曲有〔十八摸〕等。

4、服饰

傩服也是南丰傩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保留了古傩“赤帻”(红头巾)、

“朱裳”(红裙子)、“绿鞲衣”(绿袖套)旧制,一方面又发展了宋傩“绣画色衣”的特色,同时还吸收了明清戏曲服饰,使傩服更加绚丽多彩。大傩服饰有五种:一是红花衣裳制。以石邮傩服为代表,将“朱衣朱裳”与“绣画色衣”结合起来,子弟上穿红花布交领右衽开襟窄袖便衫,戴绿袖套;下围两幅红布(或红花布)连缀而成的腰裙。二是红袍马甲制。以上甘傩服为代表,凡扮大神者穿红布长袍,扮小神者穿杂色马甲(背心),束腰带。三是花衫红裤制。以廓背园、水南、周家堡等大傩服为代表,子弟上穿红色花布为主的对襟短衫,下穿红裤。有的配一两件长袍及其它饰件,便可作特殊角色服饰。四是戎服披甲制。以罗家堡傩服最典型,子弟在短衫、长袍、战袄上,或加“靠腿”和“护腰”,或披“绣甲”和“靠肩”。五是戏曲服饰制。有的英雄武将傩服用戏曲中的改良靠或素箭衣。

竹马服饰有两种:一是朱衣战袍制。以赓溪竹马服饰为代表,除关公穿绿长袍外,开山、花关索、鲍三娘、周仓都着红长袍,亦为“朱衣朱裳”遗意。二是将士戎服制。以西山竹马服饰最典型,马战者为各色将帅服,先锋和步战着穿红色士兵服,有明代将士服装的特点。

和合服饰有三种:一是倀子衣裳制。三坑和合服饰最典型,二小儿一穿红布短衫,以带束腰,腹前装肚;一穿红衣黑坎肩,下穿红裤,腰系白围裙;两人都戴绿袖套。二是长袍服饰制。白舍镇田东和合服饰是此样式,和仙与合仙同穿淡清交领右衽长袍,具有仙道风度。三是短衫服饰制。以水北和合为代表,两人穿红底花布对襟上衣,着红色便裤。大傩班和合服饰有所不同。

八仙服饰有两种:一是戏曲服装制。如中和与石浒外堡八仙班,戏服色彩艳丽多样,既能区别角色身份,又能衬托人物性格。二是长袍短衫制。石浒里堡八仙班无戏服,根据人物身份自制不同的长衣短衫。

5、道具

南丰傩仪和傩舞必备法器道具,名物很多,有的渗透上古巫术意识,有的体现古代文明礼制,有的反映社会生活变化,同样是南丰傩文化的组成部分。傩仪傩舞器具有五类:一是兵器军具,如斧、钺、刀、枪、剑、戟、弓、矛、鞭、锏、锤、叉、棍棒、盾牌、军旗、令旗等,是古傩方相氏“执戈扬盾”武装驱疫的延伸。二是法事器具,如铁链、桃剑、棕叶、竹枝、圣筶、雷令、照妖镜等,为神荼、郁垒“苇索执鬼”和“桃木辟邪”的演变之物。三是灯烛炮杖,如火把、蜡烛、火铳、爆竹、手香、纸钱、神灯、柳灯、牌灯、提灯等,是借助阳精光焰和火炮声响恐吓驱赶阴暗鬼疫。四是食物供品,如三牲、干茶(茶叶)、素酒、腊肉、烧鱼、米谷、豆子、傩饭等,是古代宗教祭礼和以赤豆、五谷禳鬼的遗风。五是生活用具,如官历、朝笏、笔墨、书本、算盘、铜钱、镜子、手巾、酒壶、酒杯、斧凿、渔网、寿杖、葫芦、羽扇、捞罩、道情筒、拍板、笛子、花篮、拂尘、净瓶、锡杖、佛珠、经担等,是乡傩娱乐化和世俗化的反映。

6、表演

南丰傩舞都在城镇农村的空旷场地或房屋厅堂表演。大傩舞在广场表演时,

多在场地上方置一桌子和神帐,分开表演区和后台。竹马、和合、八仙舞比较简单,不需场地布置。除石邮、上甘、罗家堡等老傩班各有自己的节目安排外,新傩班一般由《开山》、《魁星》、《财神》、《哪吒》、《杨戬》、《傩公傩婆》、《对刀》加《取经》或《封神》、《水漫》等若干舞剧系列节目组成一堂傩。上甘、上古、朱坊等旴江西岸大傩班还有跳“愿心傩”和“喜事傩”的习俗,如为娶媳者“参新人”,为生子者“参伢崽”,为做寿者“参寿”,为建新居者“参花居”等,各有不同的节目组合安排。

南丰傩舞都由农民子弟表演,虽传入地点和师承关系不同,但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一是武打贯穿,百戏遗存。大傩舞延续古傩武装驱疫的特点,不仅编演许多英雄神将的独舞和对舞,而且安排有哑杂剧和以打斗为主的舞剧;演出高潮时,还常插入武术和技巧节目,沿袭汉代以来百戏串演的表演形式。二是禹步手诀,巫舞遗风。旴江西岸一些老傩班举行搜傩、解傩仪式时,沿用驱鬼辟邪的“禹步”和手诀;傩舞表演时,一些神人角色手姿也作“香火诀”或“灵光诀”,保留原始巫舞的风格特点。三是面相固定,舞姿夸张。因面具表情固定不变,舞者根据角色的身份和情绪,采用夸张的身段和鲜明的节奏来表现角色的心理变化。老傩舞姿质朴粗犷,新傩表演细腻潇洒,同具假面舞蹈的特征韵味。四是单跳五方,意蕴五行。表演者独舞时,东西南北中各方都跳一次,以中间为主;场上角色也常分五方站位排列,隐含古代五行观念和五方神的崇拜。五是模拟生活,虚实结合。较晚出现的情节性舞蹈,舞者使用道具实物,结合虚拟动作模仿生活细节,使傩舞充满浓厚的乡土气息。六是观众参与,艺人发挥。傩舞作为广场表演艺术,为观众参与表演提供了机会;同时傩舞的娱乐化,又使艺人可以根据剧情的发展变化,即兴增加一些细节和动作。两者结合,使神圣的傩舞充满了人情味和世俗化。

(曾志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