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研究基地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09/1/29)

南丰傩文化概况(连载)

南丰傩文化概况(连载)

江西是中国傩文化重要分布区,南丰是江西省文化厅命名的“傩舞之乡”,也是国家文化部第一个命名的“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傩舞艺术)”,2006年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 南丰地理环境与人文历史

1、南丰地理环境

南丰县位于赣东,抚河上游。县城处206国道和南(丰)建(宁)线、(南)丰杉(关)两条省道交汇处,至抚州市区104公里,至省会南昌209公里;北至南城县44公里,西北至宜黄县72公里,东至黎川县54公里,南至广昌县56公里;县境东南为福建省建宁县,县城至建宁84公里,是江西入闽主要通道。已建的(南)昌厦(门)公路和正在修建的向(塘)埔(口)铁路及鹰(潭)瑞(金)高速公路也将经过南丰。县域总面积1909平方公里。

南丰属低山丘陵地区,东面武夷山脉绵延起伏,群峰连珠;西境雩山山脉,高峻耸峙,势雄气秀,与宜黄县相共的军峰山(旧名军山)主峰海拔1760.9米。旴江自南向北流贯县域中部,河道密布,水量充足,旧时可以通航。南丰为亚热带季风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沛,四季分明,年平均气温18.5°C,平均无霜期285天。境内矿藏丰富,瓷土储藏量最大。农业以水稻种植为主,红薯、大豆次之。蜜桔是全国优质水果,中外驰名,南丰因此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南丰蜜桔之乡”。

2、南丰历史沿革

南丰古属扬州域,春秋时先属吴,后属越,战国时属楚,秦时属扬州九江郡,汉为南城县地,隶属豫章郡。三国吴太平二年(公元257年)划南城南境三乡置县,以其常产嘉禾初名丰,因徐州有丰县,改称南丰,别号嘉禾,隶属同年新设的临川郡,县治在南境天授乡西英堡土屯耆。隋开皇九年(589),南丰并入南城,唐景云二年(711)复置南丰县,属抚州。先天二年(713)又并入南城。开元八年(720)再置南丰县,县治迁嘉禾驿,即今县城南偶。五代杨吴和南唐仍属抚州。

北宋淳化二年(991),南丰始从建昌军(治所设南城县),先后属江南路(路治江宁即南京)、江南西路(路治洪州即南昌)、江南东路(路治江宁),绍兴八年(1138),划出南丰南境三乡新置广昌县,仍属江南西路。元至元十三年(1276)南丰归元。十九年(1282)南丰升格为州,直隶江西行中书省。明洪武三年(1370)复降为县,属建昌府(府治南城)。清顺治六年(1649)南丰归清,仍属建昌府。

民国建立后,南丰属豫章道。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南丰属中央革命根据地一部分,1930年成立苏维埃政府,1932年2月与广昌合并为南广县。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后,南丰属国民党统治下的第七行政区。新中国成立后,隶属抚州分区(后称专区、地区),2000年撤区设市,属抚州市区。2003年南丰辖7镇、5乡、1场,8个居民委员会,176个村民委员会,1325个村民小组,全县28万人,主要为汉族。

3、南丰人文背景

南丰在3000年前的商周时代已有先民开发,春秋战国时兼受吴越文化和楚文化影响。三国吴时,山居越人与南迁汉人逐渐融合,形成以男耕女织为主要生产方式的农耕文化。唐宋以降,文化繁荣,理学盛行,宗教兴旺,信仰庞杂,主要表现在:

一是文化名人众多。从宋至清,南丰人中进士者368人,其中宋代212人,占江西全省二十五分之一,抚州市区五分之一。1980年重版《中国名人大辞典》收录古代名人4万余人,其中南丰籍名人62人。宋代有“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宰相曾布、副相陈宗礼,元代有医学家危亦林、文学家刘埙,明代有理学家李经纶、谢文荐等等。据《江西古今书目》统计,自宋至清,南丰有340人著书立说696种近5000卷,其中两部六卷列入《永乐大典》,18人29种427卷列入《四库全书存目》。

二是歌舞戏曲盛行。清同治韭源村《吴氏重修族谱》记载:后蜀驸马吴宣从西蜀避祸南丰,带来“家乐八十四”人。元代《南丰州志》记载:宋室南渡,赵氏宗室多家“从隆佑太后南奔,遂家南丰。”宗室王民的家乐艺伎及流散艺人带来汴京盛行的说唱、歌舞、杂剧。刘埙在《水云村稿·词人吴用章传》记载:“至咸淳,永嘉戏曲出,泼少年化之。”此为“戏曲”一词首见处。它表明,南宋晚期南丰就流传永嘉南戏。明清时戏曲演出非常活跃,农村遍建戏台,每逢庙会必演神戏,“神庙祈报,此歇彼续,计惟冬季无之,春犹稍杀,夏秋则层见叠出矣,男女聚观,夜以继日。”清末民初后,南丰有宜黄戏、三脚班、傀垒戏、帐背戏(布袋木偶)等数十个戏班。

三是民间文艺丰富。明清县志记载:元宵造灯,端午划船,中秋放风筝。民间灯采有龙灯、马灯、花灯、柳灯、牌灯、元宵灯、走马灯、少年灯,龙灯中又有布龙、纸龙、板凳龙;花灯中又有采莲船、花蓝灯、蚌壳灯、茶灯;马灯又可唱小曲;狮舞有大狮、神狮、滚狮,说唱有话文(道情)、说书、扬花(打扬琴),还有妆迎(抬阁),扮故事等等。

四是宗教氛围浓厚。传说汉末有方术之士隐居南丰紫霄观修炼,晋时有吴猛、许逊真人咒水、行药、炼丹于南丰城北,浮丘仙与弟子王裒、郭似会居军峰山,唐代有张道陵十八世孙张洞宣于境内石仙岩修炼。宋代是南丰道教鼎盛时期,道观十多所,名道士不少,其中最著名的是宋徽宗拜为金门羽客、赐号冲虚通妙先生、主管教门公事的王侍宸王文卿,他也是道教神霄派的创始人。明清时道教虽然衰落,但民国《南丰县志》列举的道观仍有19处。佛教传入南丰时间较晚,但传播很快,从唐武德二年(619)如石大师云游南丰始创永禅寺,到唐末已建佛寺67座。宋元至明清,南丰佛教一直盛行,至建国前夕有寺院庵堂皇178座。

2003年由宗教事务局批准登记的佛寺道观有50处。此外,南丰还传入天主教和基督教。

五是民间信仰庞杂。清乾隆三十年(1765)《南丰县志·坛庙》曰:“邑自昔遭兵寇,惧旱潦悫而听于神,岁久不怠,犹见礼俗之遗。”属官致祭的有社稷坛、山川坛、先农坛、邑厉坛、里社坛、乡厉坛、文昌庙、关帝庙、关岳庙、城隍庙、军山庙、龙神庙外,南丰邑人自建、岁时致祭的有司空庙(祀南朝巴山司空黄法氍)、三忠祠(祀汉代关羽、张飞与唐代张巡)、灵康王庙(祀东汉赵炳)、祠山大帝庙(祀西汉张渤)、许旌阳庙(祀晋旌阳令许逊)、灵查庙(祀通天兴福子惠之神)、昭贶庙(祀东平王张毅)、将军庙(祀赵大将军)、五忠侯庙(祀五昌神或五殇神)、江东王庙(祀秦人石固)、龙王庙(祀福赣甘泽龙王)。忠清英烈王庙(祀吴大夫伍员)、崔府君庙,(祀后汉崔子玉或唐滏阳令)、英泽庙(祀神朱森)、五帝庙(祀五帝尊神)、威济公庙(祀神康太保)、汉帝庙(祀汉高帝刘邦)、鸣山九郎庙(祀晋孝子石敬纯)、河径山庙(祀六郎、七郎)、明慧嘉应神冈王庙(祀神柳毅)及一些已毁的坛庙。实际上民间信奉的神祇更多,如上甘村举行“解傩”仪式时,本村和周围村堡50多处寺观祠庙90多位神灵都要请到。

六是程朱理学盛行。宋后,以二程(颢、颐)和集大成者朱熹等为代表的“程朱学派”,与陆九渊和王明阳为代表的“陆王学派”在南丰影响很大,从南宋至明清,南丰与朱、陆论学者和追随者宋有黄文晟、曾季貍、刘思忠、江聂;明代有李经纶、赵郡。清代更有谢文洊(字秋水,号约斋),他明亡隐居不出,居家讲学,初习王守仁心学,后倾于程朱理学,并建“程山学舍”,与同邑邵睿明、李萼林、傅与、甘京、黄熙、曾曰都讲学其中,世称“程山七子”。著名的江西宁都“易堂九子”、星子“髻山七子”等退隐学者,也各以其学与之切磋,南城、宜黄、新城、广昌、崇仁、新建、南昌等地学者及追随者纷纷前来造访和听讲,于是声名远播,远近皆称“程山先生”。程朱理学是官方主流文化,它从意识形态方面深刻影响着南丰。

二、南丰乡傩发展框架

1、汉唐传播期

南丰传傩,始自汉初。紫霄镇黄砂村民国戊辰年(1928)《金砂余氏重修族谱》重刊清初傅太辉《金砂余氏傩神辨记》曰:“辉尝考宋时邑志旧本载:汉代吴芮将军封军山者……驻扎军山,对丰人语曰:‘此地不数十年,必有刀兵。盖由军峰耸峙,煞气所钟,凡尔乡民一带介在山辄,必须祖周公之制,传傩以靖妖氛。’”这是赣傩最早的文字记载。吴芮是越人领袖,曾率领百越部族反秦,刘邦即帝位后,被封为长沙王。据有关资料记载,他带兵驻扎南丰是准备攻打闽越,因其病死于宁都,军事行动未果。当时南丰主要是越人居往区,被称为“土著”,后被不断南迁的汉人同化。吴芮军队所传之傩形态不明,早无遗存。

唐承汉制,傩礼盛行。唐开元八年(720)南丰县复置。其时唐玄宗颁布的《大唐开元礼》对州县官府傩作了统一规定。官府傩的举行对民间乡傩的传播会有影响,但无确切的史料记载,只有白舍镇甘坊村传说唐代已建傩庙,傩班现在流传的《白祇》(白泽)、《跳判》(跳钟馗)、《傩公傩婆》舞是否为当地唐代传承的节目(当然有变化)尚需更多材料证实。

2、两宋发展期

两宋时期,江南经济文化发达,南丰乡傩进一步发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宋哲宗和宋理宗都诏封过军山神吴芮,封号为“灵应嘉惠顺济侯”,庙曰“灵感军山庙”,吴芮成为惠及南丰、泽沛桑梓的福主,因此吴芮传傩更为乡民重视,现存南丰古傩班如黄砂、上甘、南堡、石邮等都位于西乡军山周边山区。

二是《金砂余氏重修族谱》中《敕封清源妙道真君传》记载:宋初,余赏从江西余干县白塔村迁徒南丰金砂村后,将祖先在四川为官时崇奉的灌口二郎清源妙道真君神像带到金砂(今黄砂村),“立庙奉祀,岁时香火,遗其制曰:‘驱傩’。”清源真君遂成为南丰西乡一带的傩神,后又成为戏神。

三是宋室南渡,数家赵氏宗室寓居南丰,其家乐艺伎和流散艺人带来汴京的歌舞、说唱、杂剧等,南丰百年“景象繁华”。元初文学家、南丰隐士刘镗作《观傩》诗:“寒云岑岑天四阴,画堂烛影红帘深。鼓声渊渊管声脆,鬼神变化供戏剧……”全诗48句,详细描写了南宋时期南丰大户人家傩舞戏的演出情景,但诗中描写的鬼神角色(如羊精、猪怪、鴞鬼、狐精、阎罗、牛头、马面、小妹等)与夹杂的说唱道白的傩舞形态失传。

3、明清繁荣期

元蒙乡傩低谷期后,明初南丰“跳傩”又兴盛起来,甘坊村和石邮村迁建和新建傩神庙,恢复傩礼仪式;具有军傩性质的“跳竹马”传到赓溪、西山村一带;“跳和合”流传水北、三坑等村庄;“跳八仙”在石浒、中和村一带流行;南堡、罗家堡组建有自己特色的傩班;表演孟姜女故事的傩戏则在新田上、下堡出现。除新田的“孟戏”外,其他乡傩形态都流传至今。

4、民国新傩期

民国初年,城乡戏曲演出非常活跃,受其影响,“跳傩”进一步娱乐化。以城镇附近的周家堡为首,水南、瑶埔、水南、廓背园、刘家源等村艺人组成新傩班。他们吸收戏曲、木偶、灯彩、武术等多种表演技艺,编创许多新傩舞节目;同淡化傩仪,不举行驱疫仪式,只在房屋厅堂做象征性穿行表演,被城乡观众称为“新傩”。但西乡一带组建的“新傩”班受“老傩”影响,仍建傩神庙,举行驱疫仪式。

5、建国后传承期

新中国成立后,南丰“跳傩”在短短60年间,经历了传承、破坏、恢复、鼎盛、调整几个时期。上世纪五十年代,南丰傩舞《文王访贤》、《和合》、《钟馗醉酒》等先后参加了江西省、中南区和全国民间音乐舞蹈会演。民间艺人登上大雅之堂,极大鼓舞了民间艺人和文化工作者的积极性。一方面,许多专业文艺工作者和文艺团体,如中央歌舞团和空政、海政、广州军区文工团及江西歌舞团等,纷纷来南丰观摩采风,学习傩舞,借鉴创作;另一方面,南丰县文化部门组织过两次傩舞调演,每次都有十多个傩班连演三天,县城万人空巷,影响巨大;同时文化工作者与民间艺人合作,挖掘、整理和编创傩舞节目,多次参加省地文艺调演,使南丰傩舞不仅得到较好保存,而且发展成为农村春节期间一项文化娱乐活动。

文革时,南丰“跳傩”遭到严重破坏,傩班被迫停止活动,有的还被解散,

2000多个傩面具惨遭烧毁。文革后的1978年冬,南丰首先在全国恢复了傩舞活动,傩班如雨后春笋般组建起来,数量达到130多个。在各级文化部门支持下,南丰进行了傩舞录像和采编工作,举办了傩舞调演,成立农民傩舞艺术团队,编创傩舞精品节目,南丰傩达到短暂鼎盛时期。

改革开放后,南丰乡傩的生存、保护和发展遇到很多新的情况,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科学知识的普及,人们鬼神观念淡薄,驱疫仪式一般不再举行;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许多农民外出打工,春节期间大多不能回村参加跳傩;农民艺人的业余演出和面具的限制,使傩艺表演水平难以提高,节目不能更新;农村文化生活日益丰富,电视普及提高了人们的欣赏水平,傩舞难再引起群众兴趣;随之而来的是外出演出收减少,青年人不愿学傩,艺人出现断层。除几个老傩班外,大多傩班活动时间减少,活动范围缩小;一些傩班面具被盗后,也不准备雕刻,艺人让其自然解散。 (曾志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