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专题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16/11/14)

2016中国湖南新化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述记:梅山迎客享傩情

梅山迎客享傩情

——2016中国湖南新化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述记

(一)

2016年7月11日至12日,中国湖南新化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湘沅大地的湖南新化县召开。此次会议由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与湖南省文化厅主办,新化县人民政府与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承办。活动不仅仅聚集了中国、美国、韩国、新加坡等地的百余位学者和傩文化工作者进行学术讨论,而且还请到了来自韩国、贵州、甘肃等地的假面剧和傩戏表演队,与新化本地的傩坛成员联袂进行了集中大型的展演。

新化的“梅山傩”,之所以在今日的傩文化版图中,成为一个“丰标独树”的存在,有着诸多的原因。无疑,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傩”,是中华民族历史最为悠久、积淀最为深厚的文化传统基因,在贵州、湖南、江西、安徽等很多地方都还能看到其顽强不绝的遗存,如果算上各地迎神赛会中的傩元素,那么这种遗存就更加广泛。但同时毋庸置疑的是,因为各地时空地理、经济文化的差异,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傩形傩迹,其保留与呈现的状况也多有不同。“梅山傩”位于华夏傩文化版图的中心且特殊地带,因为它生存环境的相对封闭性——仅存于唐宋时期“不与中国通”的古梅山峒地域,也即当代以新化大熊山“蚩尤屋场”为人文地理中心的湖南雪峰山区域,因此得以较多地保留了原生形态。同时,“梅山傩”由“蚩尤、家先、娘娘姊妹”所构成的主神、男性傩神、女性傩神并立系统、“祖先、傩神、巫傩艺人(师公)三位一体”的传承构成模式(专业巫傩师即未来傩神,傩神即操作者的祖先和首领,祭傩就是祭祖),相比较其他地区多由周代“傩礼”传承发展并遗存下来的傩文化,都显示出了更加独立的品格。梅山傩戏就是至今仍然活跃在古梅山的核心区、当代新化县的县域范围内的民间傩戏。2010年,梅山傩戏即获国务院批准公布为国家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保护项目,受到日益广泛的关注。据中国傩戏学研究会顾问巫允明研究员介绍,于新化召开一次大型的学术研讨和展演活动,动议于十年之前,此次终能成功举行,也算是期待已久的圆梦之旅。

(二)

7月11日,在新化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蚩尤屋场“梅山九五大坛”隆重举行的开幕式上,湖南省文化厅、娄底市和新化县的领导们在对于新化梅山傩历史的追溯中所流露出的自豪,令发言的学者代表,美国芝加哥大学的蔡九迪教授对接下来的傩文化之旅更添了几分期待。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研究员,则更注重于梅山傩与当地山民生活的密接和在当代的活态传承。他在发言中谈到,在巫傩文化体系的完整性、独立性之外,梅山巫傩的更可贵之处,就是其“活态”进化发展迄今仍在进行之中。根据当地工作人员和学者通过辛勤调研、走访和田野工作所得来的统计记录,在今天的新化地区有傩坛六十余,巫傩师两百余,在祭祀男系祖先的“唱太公”、祭祀女系祖先的“大宫和会”和为巫傩学徒举行的出师大典“抛牌过度”等大型傩事仪式中,存在着大量作为古老历史文化活体的傩戏、傩仪、傩技。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对于梅山巫傩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兴趣,而本次中国湖南新化傩戏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召开,正是基于这样的具有一致性的诉求。

开幕式发言结束后,中国傩戏学研究会顾问、中国传媒大学周华斌教授和朱联群副会长向新化授“傩文化研究基地”证书,并赠送了相关研究成果。随后,来自韩国、甘肃、贵州和新化本土的6支傩戏代表队在“梅山九五大坛”进行了交流展演。此坛是按梅山本土巫傩“九州坛”形制扩建的永久性坛,“九五”寓意蚩尤“九黎之君、九五之尊”的地位,又以“梅山九溪”对应“九州”“五岳”,是先民在开梅建县后以蚩尤巫傩法脉为主干、融合汉文化中的“阴阳五行”、“后天八卦”、“奇门遁甲”理念创制。坛体为直径39米的三层石台,中间为坛心,周边用360根五色竹竿架设“飞宫八卦奇门阵”,辟立“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各门由东南西北“四岳圣帝”及夫人镇守。几十位师公穿坛奔走,牛角齐奏,展演节目以傩仪《踩九州》开场。《踩九州》也称《踏九州》、《踩九洲八卦》、《穿坛》,是所有傩事活动中必用的一道仪程。所谓“九州”,代表整个古代中国。开幕式上的表演展示了较小规模的“踩九州”仪程,即在傩坛的坛案前地面,用纸钱摆出九州八卦的图形,巫傩师头戴鱼腹巾,系饕餮纹头扎,怀抱“太公”木雕神像,一边吟唱歌词,一边按八卦方位踩踏歌词所唱到的九州方位,表示已到达该方位州城。“踩九州”之后,远道而来的韩国江陵官奴假面剧登上傩坛,这是一出爱情悲喜剧,没有台词,仅靠男性傩师们的曼妙舞姿和身体动作,就将开场张子麻里的滑稽欢腾、“女主人公”小梅娘子的妩媚动人和无助、男主人公两班广大的威势与伪善、以及戴着恐惧假面的“嘻嘻嗒嗒”的横蛮猥亵,表现得清晰明快。而演出中,场上演员不时邀请观众加入,在嘻嘻嗒嗒调戏娘子时做出帮助击打的动作,在娘子为证自己清白用两班广大的胡须自缢后,一同加入祈祷回生的行列等,不仅有着驱邪祈福的含义,也活跃了气氛,引起了全场的共鸣。

甘肃永靖《三胡人》(《三回回》),贵州道真《和梅山》、新化《扎六娘》等,其中贵州道真傩队表演的《和梅山》同样也是一出引起了全场共鸣、效果不凡的巫傩仪式剧。它虽然流行于贵州省遵义市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境内,但从其名称和供祭“梅山殿”香案的布置可知,这正是源于古梅山地域并在西南多省区山地影响流传开来的经典傩事,也是和古梅山人社会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巫傩信仰形态。根据贵州当地学者冉文玉的介绍,此傩事在通过祭祀“三峒梅山”三位大王,欲求渔猎丰收、地方清泰的广泛诉求之中,还有更具体明确的目的,即治疗猎人中胡言乱语、行为颠狂、失语痴呆等症。山民们相信,那是因为他们在狩猎过程中对巡山的“三峒梅山”及其部属端枪童子、捉火郎君、嘘风打哨、唤狗二郎等草神有所不恭,以致魂魄为草神所掳,因此需要“和梅山”以取回病人魂魄,使之还附本身、回归常态。表演中,三位草神身背活禽,抢吃酒肉,猜拳行令的场景,令人感到神人一体,乡民自身粗犷豪气的生活场景直入眼目。

此外,开幕式还展演了体现经丝绸之路胡汉融和题材的甘肃永靖《三胡人》以及新化本地以扫路娘子为主角、男扮女装,唱腔极富特色的傩戏《扎六娘》,同时以新化傩戏《土地送春牛》中的土地公公串联逗趣。新化县现存的傩戏剧目颇多,代表有《起猖》《报信》《开硐》《开山》《挖路》《砍路》《引路》《修路》《焚路》《扫路》《伐木架桥》《和尚》《上五台山》《大法师公》《萧师公》《邓师公》《耕田种地》《土地》《接仙娘成坛变硐》《判官》《养育》《竹筶二郎君》《先锋》《三峒梅山》《应兆郎君》等。从中我们不难发现梅山傩戏的一大特点:与其他地方傩戏多英雄与历史题材不同,这里开山挖路、插秧莳田、伐木架桥、渔猎生产的傩戏内容,无不显现出史载“旧不与中国通”的“梅山峒蛮”中,山民们上交祖先神灵的神思,下蕴于朴直而艰辛的日常生活中的生存智慧和勇气,想象奇绝,同时又与生活密接,充满着亲和力。

一般来说,即便是小型的傩事活动,完整实施下来也多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因此开幕式的傩戏傩仪展演,只是傩事表演中十分短小的片段。然而即便如此,在当天体感温度近40度的高温暴晒中,巫傩师们还要戴着面具,身着厚重的仪式服装,载歌载舞,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观演的专家学者们同置于露天之下,也忘却了暴晒之苦,用相机、手机记录下眼前的精彩画面,唯恐遗漏错失,以致拍摄工具被晒得滚热烫手竞相“罢工”,仍不舍释手。这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如此集中精彩的展演实在难得,一方面也是为巫傩师们一丝不苟的表演所感染。举行研讨会之际,正逢湖南等多省份遭遇大雨,新化南部也是灾区之一,九五大坛之上,无论演方观方,都将自己对灾区人民良好的祝愿和声声祈福融入了荡人心魄的牛角、锣鼓的律动之中。

同样一直坚持着的,还有与会代表美国学者郭琦涛、郭安瑞夫妇的宝贝儿子,5岁的小虹虹。棕黄的卷发,雪白粉嫩的肌肤,一双长睫毛忽闪的深邃眼睛,格外惹人喜爱。阳光炽烈,热浪袭人,大家都担心年幼的孩子难以承受两个小时的露天观演,然而小家伙从头至尾却看得不亦乐乎,不停发出欢笑。串场的土地公公也被小虹虹这份难得的热情感染,把春牛吐出的“禄”字红包送到了他的手上。或许这分热情也并不是那么“难得”——傩戏傩仪中的先民之思,本就是人类孩童时代赤子之心的自然流露,当今天“文明世界”的成人与其渐行渐远,也愈来愈对其不明所以的时候,幼小的孩子或许更有得天独厚的“天赋”与“优势”,更容易进入那个粗朴直露又夸张瑰丽的天地罢。

当天下午,开会的代表们又观摩了将四天四夜时长浓缩为三个多小时的“精简版”《还都猖大愿》。这是梅山最隆重盛大的傩祭仪式。仪式内容是在遇到灾难之时,叩请韩王(即韩信),许下愿心,祈求韩王率领十大猖兵,扫除妖魔(猫公),以保地方清泰,家宅平安,人丁兴旺。韩王又称金甲将军,也是梅山地区百姓信仰的主要用于还都猖愿的傩神。韩王信仰,当然与韩信功高震主被诱杀的冤情有关,因此这个傩事也有抒解怨忿不平,安抚忠良,并祈盼忠魂佑民之义。在当天的演出中,除了穿坛、发猖等仪程,其中的一出傩戏《捉猫公》堪称最高潮,据说“猫公”即指射屈杀韩信的沛公刘邦,而高功(主法师)叩请韩王发猖兵捉猫公的过程又十分曲折,不仅有种种打斗,逃脱,还要宰杀鸡、猪、羊、牛三牲太牢和乡间游傩等,最终才将猫公镇法。这场令观摩学者和代表都感到十分震撼的傩事之所以在今天能够得到精彩展现,与一位88岁的老人有关。他就是新化保存最完整、体系最完善的傩戏队伍洋溪镇广阐坛的第五代传承人秦国荣。广阐坛通过父子相传、口传亲授的形式,目前已传承至第七代,而尤为可贵的是,在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副会长、梅山本地的傩文化研究专家李新吾的鼓励下,秦老先生突破了傩仪传承的坛口师道教派等“门户之见”,将毕生所习傩事详细记录下来,成书《上梅广阐宫傩事》,也为人们从更高更深广的文化层面来认识傩,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三)

将傩事详细记录,整理成书,只是新化近年来傩文化研究、保护和开发工作的一部分,县委县政府还成立了傩文化资源挖掘整理工作组,对新化境内的傩坛、傩师展开了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近十年来,百余次将梅山傩戏介绍到国内各类博览会和研讨交流活动中。而前述“梅山九五大坛”,也是在建的大熊山景区“蚩尤屋场”大型傩文化园的一部分,傩文化正在作为新化文化旅游的核心,受到高度重视。7月11日晚,与会专家即与三千余游客一起,在彩灯辉映的九五大坛,体验了一把穿坛傩仪。而由此引发的关于傩文化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中的种种矛盾和问题,也成为了第二天学术研讨会的重点议题。

在12日举行的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梅山傩戏的属性与形态学研究、梅山傩戏的文化人类学研究、梅山傩戏的文艺学与语言学研究、梅山傩文化体系的界定、保护与传承研究以及现代化视野下湖南新化傩戏傩文化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等课题进行了热烈讨论。与会专家特别关注到了新化作为“蚩尤故里”这个话题点(一般蚩尤被认为活动于北方),就此展开了与傩文化原生态相关问题的辨析和讨论。李新吾老师以其几十年的梅山文化研究经历和体验,阐述了他关于蚩尤谜团的态度变化,他认为,相比蚩尤到底是谁、其故乡与丧葬地点究竟在哪里的史实考证,从文化的意义上可能更为重要的,是看蚩尤文化到底在哪里得到扎根、发展。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四川大学李祥林教授、中国傩戏学研究会顾问、上海大学朱恒夫教授等学者的响应,李祥林教授将之归纳为应重视蚩尤文化的“在地性”问题。中国傩戏学研究会顾问、中央戏剧学院麻国钧教授,则从另一个角度回应了这个问题,他跳出了聚讼纷纭的蚩尤其人其事,而关注蚩尤信仰以及蚩尤祭祀礼仪以及相关演艺之历史呈现,同时陈述了蚩尤在日、韩两国的信仰以及某些祭礼,在充分显示出蚩尤这一人物的复杂性同时,更通过蚩尤一人,勾连中日韩三国文化之源流,并浅辩其异同,足证蚩尤之重要。与会甘肃永靖代表石林生、梁兰珍也汇报了关于甘肃河州遗存蚩尤文化的论文。而贵州道真代表冉文玉对道真“和梅山”傩事的介绍、韩国学者田耕旭与湖南枫坪傩狮艺人谢亮平、谢新提父子对于中韩“狮子舞”的共同关注,韩国学者吴秀卿、郑元祉、安祥馥分别关于中韩儿童过关仪式、五方神将、乡傩与宫廷火戏的比较研究,也都涉及到了傩文化源流传布、影响接受间的关系问题。

在新化研讨会与会专家看来,这种不同国家间的对比,不仅仅是学理上的对话,也具有着烛照现实的意义。麻国钧教授以亲身体验韩国江陵端午祭的经历和感受为镜鉴,提出傩文化的当代发展需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在传承上要力求原汁原味保存,另一方面从传统中提取吸收精华元素,面对新时代和年轻人的需求,两方面并行。同时,他也呼吁研究界的同仁们为傩“正义”,做好辨析工作,不将傩泛化,不将傩作为普遍存在的民间各类祭礼赛会社火队戏活动的“标杆”,尊重各地的“在地”实情,以严谨的学术研究为傩文化当代发展提供正确的导向。

关于梅山傩的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问题,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山大学宋俊华教授与四川大学李祥林教授也有异曲同工的表述,李祥林教授以旅游人类学的舞台真实性问题为理论参照,指出不能把在特定时间特定空间发生的民俗本身拿来开发,必须维护民俗与当地民众实际生活、原生样态的关联;但可以提取一些民俗元素拿到“前台”,作为“舞台真实”予以开发,这也可以避免游客观众的涌入对当地实际生活生态的干预和影响。宋俊华教授则从前一天九五大坛的穿坛体验出发,更为直截地指出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社区、族群内部基于文化认同、文化自觉的“社区营造”模式、基于遗产生命力持续的“遗产活化”模式,和面向、扩展到社区、族群外部的、基于版权经济与日常需要的“遗产创意”模式这三种梅山傩戏创新利用的可选择模式。贵州凯里学院刘兴禄教授、贵州民族大学吴电雷教授分别基于湘西用坪还傩愿重建调查的傩文化传承人与传承机制保护的思考,和傩戏剧本整理课堂教学新模式的探索,则从更为具体的操作实践角度为当代傩文化的发展问题做出了有益尝试。

研讨会上,除了新化当地研究者对本地傩事傩文化的考察研究与田野调查情况做了详细介绍,各地学者也就本地或所了解的其他地域的傩文化遗存及民间祭奠仪式,做了精彩报告。例如与傩班演出一体的贵州道真“破盆”目连戏、台湾迎王祭典和瘟仪式、广西桂林灌阳傩面、江西南丰傩舞、池州傩戏、湘西苗族傩戏、广东跳禾楼、藏族白马人池哥昼等等,这些图文影像并茂的研究,连同另一些学者、技艺传承人对于傩文化史和傩雕技艺的交流讨论,都为研讨会的讨论打开了新的生面,也印证了朱恒夫教授对于“傩”之生命力旺盛的原因归纳,那就是合戏剧歌舞之故事性艺术性、宗教祭礼之神秘性距离感,与“日常”“在地”之亲和性于一身。

研讨会在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何玉人研究员的主持和周华斌教授的精彩总结中闭幕。周华斌教授的回顾令与会代表仿若重置大熊山的震撼之中,也给代表们心中留下了无尽的不舍与祝福。短短的两天会程,与会专家学者既充分领略并认可了梅山傩文化的厚重丰富,也对其在当今传承发展中已经出现和将要面对的问题,给出了毫不回护的中肯分析。正视而不回避问题、矛盾与危机,其目的是联合政府、专家学者、巫傩师以及地方百姓的共同力量,探索出梅山傩文化保护与开发的双赢途径,让古老的梅山傩向世人展示出它真正的风采。

汉王逸《楚辞章句》中曾提到:“昔楚国南郢之邑,湘沅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祀,其祀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此作九歌之曲”。诚如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刘祯会长所言,湘沅之间的先民之思和祀神歌舞不仅曾启迪文人士子,激发出了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性灵飞扬、想象奇绝的传世篇章,也发展出了完整、独立的巫傩文化体系,成为古老而灿烂的梅山文化的重要代表、历史基底和核心内容。而在被物质高度充塞、日趋同质化的当今社会,傩文化不仅仅是新化、梅山的“民间文化生态系统”的核心和最具开发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对于更多的人而言,也是展开古今沟通的一把秘钥。它往往被排斥于主流论述的儒释道文化之外,实则在与儒释道的融合互渗中跳荡着旧时底层社会的脉搏,它的存在,不仅让我们能够获得一绝佳线索去追索自身“所来之径”,并且也为我们深入民间文化自身的脉络,打开未来更宽广的可能性,提供了有益的启迪。

撰文:江棘

照片提供:刘凯、柳青青

蚩尤屋场

开幕式刘祯会长致辞

周华斌教授向新化县方颁发傩文化研究基地证书

开幕式展演梅山傩戏《扎六娘》

开幕式展演韩国官奴假面剧

还都猖大愿表演现场之一

还都猖大愿表演现场之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