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专题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15/11/7)

中国江苏溧阳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综述——绵延不绝的民间文化

 

中国江苏溧阳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综述

——绵延不绝的民间文化

李志远

 

2015年10月14-17日,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常州大学于江苏溧阳联合主办了中国江苏溧阳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美国、韩国、新加坡和中国的北京、上海、天津、广东、四川、内蒙古、甘肃、江西、贵州、浙江、湖北、安徽、湖南、云南、广西、山西等近百位专家学者参会。

溧阳傩见诸文字记载,可以溯知的是唐代大诗人孟郊在唐贞元十六年做溧阳尉时创作的《弦歌行》,此诗写到:“驱傩击鼓吹长笛,瘦鬼染面惟齿白。暗中崒崒拽茅鞭,裸足朱裈行戚戚。相顾笑声冲庭燎,桃弧射矢时独叫。”于此可知傩事是溧阳百姓生活、祈福禳灾的必须事项。宋元明清各代,溧阳傩事一直未断,县志所载有所谓“溧阳俗喜赛会”。时至今日,溧阳经济高速发展、交通非常发达,依然还在社渚镇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丰厚的傩事活动,如嵩里跳幡神、大田跳五猖、河口祠山庙会、普隆寺跳祠山、乘马圩冻煞窠、蒋塘马灯舞、新塘村跳观音、宋村跳关公等,实属难得,应该引起傩文化学者的重视和深入研究,对于溧阳傩未来怎么走、怎么做、怎样传承和保护,需要加以认真研讨。10月15日上午,“中国江苏溧阳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暨溧阳市傩文化博物馆开馆仪式正式举行,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和中共溧阳市委、宣传部部长张爱文等分别做了讲话。

开幕式之后,与会专家参观了傩文化博物馆,除了丰富的馆藏,博物馆为了让专家学者更立体、活态地感知傩文化,还特别辟出场地让制作傩面的师傅现场展示傩面具的制作过程。

接着,溧阳傩原生态表演正式开始。首先表演的是嵩里跳幡神,激扬的锣鼓响声震天,质朴的舞蹈吸人入胜,华丽戏衣和威武的靠旗别有特色,独具一格的傩面威严而少有狰狞之气,不仅专家学者啧啧不绝,而且远近乡领也都成群结队前来观看,把一个诺大的表演场围得密密匝匝。其次表演的是蒋塘马灯舞,据说马灯舞是为了纪念杨家将抗击外来侵略的英雄事迹,始于明朝。共有十马,头马就代表杨文广元帅。十匹竹扎高头大马,踏着锣鼓点,在表演场内不断变换着线路,时缓时急,似乎在进行着一场场战斗。特别令人稀奇的是,十匹高头大马在表演时犹如活的一般,马头在表演时会有节奏的摆动,而且为了使得竹马舞有效传承,让十名十多岁的小学生做马僮。两场原生态的表演,让人感觉犹如民众狂欢一般。下午一点钟,全体参会人员又统一乘车去参观村傩文化基地,感受傩文化生存的基层土壤。同时,也在乘马圩观看了原生态的傩戏冻煞窠表演。

10月16日进行了四场傩戏学术研讨活动,近四十名专家学者围绕着傩文化的各个方面做了大会发言。

傩戏作为一种仪式戏剧,祭祀性是其所固有的特点,甚至祭祀也是戏曲得以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艺术研究院刘祯研究员认为,祭祀对于戏曲具有源生性功能,祭祀维系了民间戏曲的兴衰。祭祀性的忽略与缺失,是戏曲发展走向狭隘、脱离大众,愈益走入象牙塔的主要原因。这一思索,显然为我们如何进行傩戏、甚至戏曲的保护提供了有益的视角。基于傩戏的祭祀特质,上海师大翁敏华教授特别进行了溧阳竹马舞与韩国的韩将军祭两个以歌颂民族英雄为内容的祭祀戏剧比较。韩国全北大学郑元祉教授则通过大量文字文献与图像文献的解读,详实阐释了傩祭的狂欢性。山西师范大学张勇风副教授则通过祭祀戏剧与观赏戏剧的对比研究,认为二者的共存性与交融性共同支撑起了戏剧多彩王国。

如何进行傩戏的保护、利用与研究,是此研讨会的一个重点。当前,世界传统艺术都面临传承难、保护难的问题,因而如何有效保护、传承、利用显然成为了研究的热点之一。学者在当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大环境,都有着独立深入的思考。中国道教协会袁志鸿副会长通过对巫、傩、道相互关系的考察,认为道都有对傩文化的吸收与整合。他提出,今天民间依然存在傩事活动是实事存在,我们要对之进行科学的引导,积极发挥傩所蕴含的正面的精神力量。傩文化神奇而具观赏性,在当前的旅游经济开发中如善加利用,必将为当地社会与经济建设发挥积极作用。溧阳从事非遗保护者提出了七条对溧阳傩的保护传承建议,特别是要把傩文化纳入美丽乡村建设规划、为傩提供发展空间、调动传承人的传承积极性、注意傩文献收集整理、编写傩文化乡土教材和积极引导开展健康有益的傩文化民俗活动等,都是很有创见性的。常州大学高敏则基于美术学对溧阳傩面的研究之后,提出充分利用傩面美学元素进行平面设计应用的产品设计应用来唤醒人们心中的“傩”意识,达到宣传、保护傩文化的目的。南昌师院刘永红教授从舞蹈学的视角,提出通过借鉴傩舞元素创编新的舞蹈作品、建立民间舞蹈资源库、傩舞进课堂等手段,以实现民间傩舞活态传承保护的观点。当然傩戏的保护离不开学者的学术研究,而如何进行傩戏的学术研究显然也与傩戏的保护、传承、发展有莫大关系。中国艺术研究院李志远副研究员通过对威宁“撮泰吉”的四次观摩和当前学者的研究对比发现,傩戏研究中田野调查与观摩具有较大的随意、流动不居性,而学术研究的求真本质则与之有着冲突之处,以至一些研究文章对“撮泰吉”的解读出现了失误与偏差。这是需要在研究中注意的,一定要在如实记录田野调查时,保持谨慎、辨别的学术解读,不要出现阐释过度现象,否则将会在某种程度使得傩戏的保护、传承失去以求真为目的的学术支持。新加坡学者王添羽通过“撮泰吉”与新加坡的“妆艺”对比研究,认为“撮泰吉”在贵州当地的利用与发展和新加坡的“妆艺”游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中央戏剧学院尹玉璐博士也通过对中韩日在非遗保护的对比,探讨中国傩戏的保护、传承、利用应改如何趋利避害。

傩戏形态的多样性,使得傩文化研讨呈现多视点的聚焦。中央戏剧学院麻国钧教授在考察傩文化的丰富、博大、精深的同时,通过比较解读了留存于山西的傩戏《坐后土》和日本的《王子舞》,认为这两个傩戏剧目从故事到剧本结构、人物设置等各个方面,都极为相似,所演绎的都是依据五行相生相克设计的内容。上海师大朱恒夫教授解读了江西南丰石邮村傩戏的演出目的就是借助于中国古代的神灵来驱邪逐祟,它是本质意义上的“傩”。湖南学者李新吾以湖南新化石冲口镇安乐山村谭氏家主的一个傩仪“会兵”为研究对象,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其脚马就是傩神自选的尘世轿夫。贵州学者冉文玉以贵州道真三桥接龙坛班的傩戏表演为调查研究对象,发现此坛班在关注现实人生方面不仅拥有相关的形式与内容,而且其形式与内容还具有多样性、层级性、共通性等特点。内蒙古师大董波教授则全面考察了存活于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萨力巴乡乌兰召村的傩剧“呼图克沁”。安徽学者檀新建对流传于苏皖地区的跳五猖进行异同对比,发现由于地缘的接近,苏皖的跳五猖有着内在的关联。天津师大王琼教授考察了流传于天津老会中的种种傩俗,认为在早年天津的民间出会有几十道,其中有一些可视为“乡人傩”的遗容遗音,如一名为“捷兽”的老会,其意就在防邪净路、保护安泰。湖南学者张子伟考察了湘西傩戏,认为它具有混合形体、依傍民俗、须戴面具、傩腔单一、凸显法术等特点。广西学者钟仕聪考察了流传于桂林的傩戏,认为它的音乐具有唐代遗音的特点。甘肃学者石林生以甘肃永靖缠头面具戏为研究对象,认为它具有“胡风汉韵”的特色,因表演傩戏时造型高鼻深目,或卷发,或人字胡,或络腮胡,头部高耸,由条条纹饰从低而高缠裹而得此名,为闭口傩,通过形体动作、舞蹈艺术表达意思,保留着早期戏剧的雏形。三峡大学刘冰清教授通过称谓、派别、职业传承、神明谱系、服饰、法器等的对比,详实考察了武陵地区土族傩师与苗族傩师的异同。贵州凯里学院刘兴禄教授通过对湘西用坪还傩愿的考察,认为用坪傩班走过了一条由乡村到城市再到乡村的还傩愿重建与传承之路,既凸显出传承人的特殊作用,又彰显出还傩愿传承与发展的路径。安徽大学刘目斌则就土族的“纳顿”属性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纳顿”是土族民众集体参与下的以酬神献祭为目的的仪式庆典,比春节还要隆重,它兼具节日和庙会的双重属性。韩国原州大学安祥馥教授考察了韩国傩文化中的“山台”概念,认为山台在佛教的影响下至迟在六世纪开始流行,它与中国的鳌山一样都是脱胎于佛教,只是的中国鳌山是汉化以后的定名。

当然,傩戏的研究视角是多元的,这一点在本次研讨会上也得到显明的体现。如有就傩戏文本形态进行研究的。我们知道,傩戏的流传大多,多是依靠私密的师徒传授方式,很少有正式公开发行的傩戏文本出现。贵州民族大学陈玉平教授以“撮泰吉”的剧本为解读视角,详细阐释了傩戏剧本的形态,认为当前傩戏文本有口述本、手抄本、油印本、打印本等多种形态,而由于傩戏形态发展程度的不一,其文本形态也各有差异。有就傩面单独进行研究的,如四川大学丁淑梅教授对以歪嘴秦童为代表的异形傩面进行研究,探讨了傩戏面具的变形与异出,认为秦童为代表的异形面具,显示出傩戏表演即人神沟通过程中人与神的位置、身份、角色的变化与转换,从神灵崇拜、人依附神转向人神异路、自足自乐,它不仅传达的是送走鬼疫、为愿主还愿领牲的傩仪司职,还隐含着众生平等、对生命力量的敬畏与觉醒。常州大学陈辉就溧阳傩的面具进行了解读,认为溧阳傩面图形符号与吴地文化环境密切相关,与吴地人“断发文身”有内在关联。还有着眼于戏曲文化交流的,如韩国高丽大学校师范大学田耕旭教授,通过详实的文献考察,认为韩国的一些傩戏、傀儡戏等与中国古代的百戏有着直接的关系,是受中国古代百戏影响而形成的。还有以宽阔的视角拓展傩戏研究对角的,如贵州科技大学李跃忠副教授对清宫廷的仪式性戏剧“九九大庆”进行研究。从仪式的角度来看,“九九大度”这一以演福神祝寿为主的节庆仪式剧,是与傩戏近似的。安徽艺术研究院吴海肖则对众多的“老鼠嫁女”进行分析,认为它有举行的固定时间、固有禁忌、装扮、祝词和希翼,应属于别样的傩戏呈现。

经过一整天的深入、热烈而有针对性的研讨,人们对傩戏的认识更加透彻、多元而科学。许多专家学者说,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主办的傩文化学术研讨会具有着田野考察与文献研究相结合的特点,这即保证了研讨与傩文化当前生存状态紧密结合,又能够保证研讨的学术厚度。特别是这次在溧阳这个经济发达的地方能够看到如此别具特点的傩戏形态,是很令人惊奇而振奋的,说明傩文化所蕴涵的积极文化元素与经济的高速发展并不是你死我活的排斥,而是保护、利用得当,是可以相互共生的。

傩戏这一古老的传统文化,在先秦时期就已产生,伴随着时间的车轮,不断地在宫廷与民间被赋以神秘、庄严、肃穆的色彩,给广大的群众带来了无限的心灵慰藉与精神依托。近代以来,傩戏曾经因其所具的“迷信”成份被全盘否定,成为政府官员唯恐躲避不及的“瘟神”。如今在倡导非物质文化保护和重视、激活传统文化的大语境下,傩戏必须被辩证看待,深入分析,辨别出哪些是应该倒掉的血水,哪些是必须倍加呵护的婴孩,以便能够真实地实现非遗保护与充分利用优秀传统文化为当今社会文化与精神建设服务的目的。就此来说,显然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与全国及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还需继续努力,在对傩戏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充分发掘与构建合理、科学的傩戏研究方案与保护、利用体系,让研究推动傩戏的当代生存走向更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