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专题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15/8/23 15:39:00)

威宁“撮泰吉”学术研讨会胜利闭幕

威宁“撮泰吉”学术研讨会

胜利闭幕

 

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于8月8日-9日举办了盛大的“中国·威宁‘撮泰吉’旅游文化节”, 旨在展示威宁美丽高原风光、悠久历史文化、多彩民族风情、快速发展和拥有丰厚文化软实力基础上召开的。与此同时,举办了“贵州‘撮泰吉’学术研讨会”,并向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傩文化”研究基地颁发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团体会员”的用牌和证书。 

自治县县委书记肖发君,代表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和全县148万各族人民,以最热烈的欢迎各位领导、嘉宾的到来。他说,威宁古称乌撒,历史悠久、文化灿烂。近年来,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在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威宁广大干部群众立奋斗之志,大力弘扬威宁精神,团结拼搏,开创了威宁喀斯特地区综合治理的新路子。同时,威宁十分注重民族文化资源的发掘、整理与保护、大力开发文化旅游产业。此次活动的举办,必将进一步展示威宁厚重的文化底蕴、多彩的民族风情和美丽的自然风光,推动全县文化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

来自全国各地的120多名“傩文化”的专家学者和来自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贵州日报等媒体记者和摄影家,云集高原威宁盛会。

 8月8日下午全体代表乘车抵达白草坪,参加彝族的传统“祭山活动”后,前往板底村,通过从村口至会场的“金门”“银门”和“铜门”,在身着民族服装、边唱边敬酒的男女“阿卖恳”队伍的夹道欢迎和千人铃铛舞、摔跤、翻毛蛋、打鸡毛毽、对山歌、磨儿秋、打秋千、酒礼舞、赛装表演中到达主会场,观看被中外专家学者誉为“人类的祖宗戏”“戏剧的活化石”的传统仪式戏剧《撮泰吉》演出。《撮泰吉》于2006年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表演者头戴面具,用白布巾绕成尖锥头饰,以白布带缠腿并交叉过肩束于腰间来象征裸体的古人。他们手拄木棍行进。他们迈着夸张的步伐,踉踉跄跄地敲打着锣鼓从树林深处走来,边走边发出猿猴般的叫声,时而乱挥乱舞,时而指天划地,在草地上形象地演绎了幽默、滑稽、诡秘,从猿变人过程和从犁地、撒种、薅刨,直到收割、脱粒、翻晒、入仓以及调情、繁衍等生产、生活场景。《撮泰吉》表演分为祭祀、变人戏、喜庆和扫火星等几部分,全场时长约40分钟的演出,虽始终在蒙蒙细雨中进行,但粗犷、质朴的表演受到了所有与会者的好评。

8月9日上午,正式拉开贵州 “撮泰吉”学术研讨会开幕式的帷幕,国家文化部非遗司管理处处长荣书琴、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原毕节地区人大工委主任、市彝学会会长禄绍康,市委常委、副市长唐柳成,市委常委、自治县委书记肖发君,市政协副主席、自治县委副书记、县长陈波,县人大主任刘青松,县政协主席禄俊,县委副书记冯兴忠,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茂,县委常委、副县长禄斌,副县长郭鹏等和近二百名参会代表、来自各方的新闻媒体出席了开幕式。

陈波在致辞中首先代表县四家班子领导和全县各族人民,向各位领导、专家、学者的光临表示欢迎,向对本次威宁傩戏《撮泰吉》学术研讨会的举办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的中国傩戏学研究会表示感谢。傩戏“撮泰吉”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对于展示和弘扬威宁特色的民族民间文化,振奋民族精神,挖掘文化底蕴,助推文化旅游产业大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彝族古老戏剧“撮泰吉”具有巨大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自被发现以来,纷纷引起专家学者的热情关注,希望各与会专家学者一如既往地关心和关注威宁《撮泰吉》的发展,进一步将傩戏“撮泰吉”发扬光大,让威宁《撮泰吉》文化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荣书琴在讲话中指出,文明的传承有“文字、文物和非物质遗产”三大载体,文字是现在最主要的一种传承方式,在文字出现之前,最主要的是通过口耳相传,同时还通过文物、戏剧来进行记载,《撮泰吉》就是通过戏剧的方式来传承祖先如何繁衍、如何建立社会的一个历史过程,让后代更加直观的看到早期的历史,这是“撮泰吉”重大意义的体现。同时,“撮泰吉”还有很多需要挖掘和研究的地方,希望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所有专家学者能一同去发现、挖掘。

荣书琴表示,对研究出彝族祖先在什么时候用戏剧的方式来展现远古历史文化的起源,将是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所有专家学者要去研讨的一个内容,希望专家学者能满怀敬意,用对传承的正确态度去研究《撮泰吉》,尽量挖掘《撮泰吉》的历史文化。同时,更希望威宁能够把《撮泰吉》作为当地民族传承的一个重要载体,在重要的节日更多去宣传,利用好、保护好。希望专家学者更深一步交流、挖掘《撮泰吉》、了解傩戏。

刘祯在讲话中指出,在中国祭祀仪式文化艺术中,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形态的傩祭、傩仪、傩戏、傩舞,长久支居潜行一隅,不显亦不绝,生生不息,其肃穆仪式、古老而具神秘色彩和表现奇特却于今屡屡一鸣惊人。在传统文化之林已被砍伐之时,这些祭祀文化的呈现,不仅难能可贵地保留了其原生态属性,而且它蕴含的文化意义和密码,也成为后人不断追索和研究的课题和动力,也是二十一世纪文化生态空间的有机构成。流传于威宁板底的《撮泰吉》自被发现以来,立即引起人们的关注,学者从不同的角度介入和研究《撮泰吉》,也名至实归地进入国家首批非遗文化名录。《撮泰吉》所叙述的内容是彝族先民波澜壮阔史诗般的历史画卷,是彝族历史发展和变迁的一泓溪水、活水,潺潺不绝,作为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保护和传承仍是当务之急。可喜的是傩文化队伍研究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

刘祯在讲话中表示,《撮泰吉》的意义和价值是多方面的,涉及历史、社会、民族、民俗、宗教、哲学、经济、戏剧及艺术诸门类。这些年来,我们能够看到各领域对《撮泰吉》进行的多样性研究成果,更相信通过此次由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主办的学术研讨活动,进一步深化《撮泰吉》与彝族文化的研究。

会议期间,麻国均在讲话中指出,包括威宁在内的整个贵州省,既是中国傩文化、傩舞、傩戏的重矿区,也是相关学者最为众多的省份之一。目前,傩文化的研究到达了一个新阶段,一个需要突破的阶段,一个需要厘清诸多问题的阶段,一个需要更加深入国际间合作的阶段,也是一个需要更多年轻学者融入其中的阶段。《撮泰吉》是一种历史古远,形态特别,内容丰富的民间祭祀戏剧,因为在许多学者心里的认知是:研究傩戏、傩文化,不来贵州终究难以登堂入室。

本次研讨会收集到60余篇有关傩文化研究文章。会上,麻国均、陈玉平等8位专家学者宣读了研究论文。研讨会以分组的形式展开研讨,与会学者围绕撮泰吉》展开了多角度多视野的讨论。

在闭幕式上,中外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傩文化的研究经过多年的努力,呈现多元化的视角,取得了丰富的成果,为新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依旧存在研究观念陈旧、方法单一、形式不新等问题。专家学者认为,要进一步拓展研究观念,开拓研究视野,深入探索,从多学科、多角度、跨视角加以研究;要拨乱反正,关注泛傩文化现象,科学区别傩与民间祭祀戏剧的区别;要进一步扩大视野,加大国际交流合作,研究既要接地气,又要接国际;要关注傩在发生发展中的不同变异,加强民族文化自信,立足于本民族文化加以研究;要进一步提高认识,加大保护力度,扩大传人数量,充实傩文化发展环境,推进傩文化进一步发展繁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