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专题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14/7/5 18:05:00)

2014江西南丰跳傩调演学术座谈会

2014江西南丰跳傩调演学术座谈会

  (录音整理稿稿)

 

时间:2014年6月22日上午9时

地点:南丰县行政大厦七楼会议室

参会人员:

    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桢,副会长麻国钧、周华斌、朱恒夫、巫允明,秘书长朱联群,副秘书长姜尚礼、李志远,北京舞蹈学院博物馆负责人闫晶,江西舞蹈家协会副会长刘永红,江西戏剧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黄振林,东华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章军华,安徽傩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吴琳,南丰县文化局领导、傩舞艺人、傩面具雕刻艺人、乡村文化工作者及北京舞院的学员等。

主持人:麻国钧

麻国钧:

    大家抓紧时间,畅所欲言。通过前一阶段的展演,享受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傩文化大餐,剧目很丰富,而且表演很精彩。南丰傩乃至江西傩研究起步很早,南丰傩是我们研究的一个重点,我们傩学会多次到南丰采风,这次跳傩调演及座谈会也是我们的一次重要的活动,等会我还将转述一下非遗司司长关于非遗保护工作的12条讲话,可能不全,但这对非遗工作既是鼓励,也是远程规划。下面是大家发言时间。

叶根民:

    对各位嘉宾的到来我很感激。傩的保护很需要领导的重视,但目前保护工作还没到位,我们的大伯70多岁,还在跳傩,像我们的艺人都是自觉跳傩的,保护还是个大问题,请领导多重视,专家多帮扶。现在南丰在跳的傩班才40多个,比原来有所减少,还有很多傩班没正常活动。还有就是传承的问题,老的艺人跳不动,新的又不愿学。我从事过多年的跳傩工作,2006年就组织傩舞进校园,多次到县附小、职业中专开展传承演示活动。目前在石邮村利用吴氏宗祠建设一个集观傩、休闲等为一体的傩文化观光体验场所,同时搜集了大量的石邮傩舞资料,本人将通过U盘、微信等渠道发给巫老师。

张宜祥:

    本人是从事南丰傩面具雕刻的艺人。最早学习傩面具雕刻的学徒较多,但由于老艺人相对保守,学徒们学到的东西有限,从事傩面具雕刻的技艺的人员越来越少,本人深感这种局面不利于傩面具雕刻事业。因此,本人收了一批学徒,前后约有20多个。学得好的徒弟们自己出去创业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学傩面具雕刻的人越来越少,认为学这个没前途。就我本人看来,傩面具雕刻还是大有前途的:傩面具既可驱邪,又可为主人带来吉祥,是很好的吉祥物,如果每家每户都挂一个傩面具,那么傩面具雕刻就有市场了,这需要大力宣传,我相信各位专家对南丰傩的宣传会更给力。另外,现在政府部门的“三公消费”,没有将地方特色工艺品纳入消费范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本地傩面具雕刻工艺的发展。希望政府本着发展当地文化产业的思想,将傩面具工艺品纳入消费范畴。

谢卫民:

    我是白舍镇文化站站长长,从事基层文化工作多年,做了大量了傩舞调查及相关资料的整理工作。我镇现有20个傩班,但正常开展活动的只有17个,本人计划在今年底恢复戈镰石傩班活动,使正常化的傩班达到18个。关于如何做好南丰傩的宣传,本人认为要制订好宣传保护计划,同时政府要大力支持,傩舞艺人要积极参与。

王栖次:

    我是一名从事傩面具雕刻的艺人,建议将傩文化纳入旅游、商业、观光体验一体化范畴,带动傩文化的产业化经营。

吴琳:

    中国有5000年的文化史就有5000年的傩文化,我们徽州傩融入宗教寺庙,寺庙与大学合作进行傩文化展演。徽州傩与南丰傩关系密切,我们对没搞清楚的东西请专家把脉,对文化要用创造性、放射性的眼光来对待。感谢南丰给了我这次学习的机会,请大家有时间到安徽来看看。

刘桢:

    一天半的南丰跳傩调演,时间紧凑,内容比较丰富,昨天下午的考察也收获良多,今天上午的学术活动也很好,多听听南丰方面的想法,非常好。这次学术会为何只称作“学术座谈会”,是因为专家数量不够,难以达到学术研讨会的规模。此次南丰跳傩调演时间虽短,但还是非常精彩,南丰的群众基础深厚,全国的傩、傩戏很多,但没有哪个有南丰这么深厚的群众基础。

    结合本次调演活动,有些工作还需要加强:一是20个傩班的节目很多是重复的,也许各傩班对自己的节目的形态有不同的理解,但重复的还是偏多,而有些精彩的节目又可能有所遗漏,工作人员在这方面还需要细心些;二是要注视生态环境和文化空间的保护。节目的截取过多,主张在原生态环境下跳傩。跳傩仪式很重要,开头的起傩仪式很好。政府重视民间艺术是好事,但要在保护的过程中注意时空、生态环境的保存,对历史的还原与保持很重要,对传统的延续和对它的尊重很重要。三是对仪式给予尊重,树立跳傩的严肃性和严谨性。没有仪式会消解跳傩的庄重感、神圣感。傩舞艺人对种种仪式要自觉传承。如开始和结尾的礼仪,上下场的外形体现,而有些傩班不作任何表示,纯娱乐性就改变了傩舞的神秘感,像日本歌舞伎狂言的仪式很完整,甚至带有宗教色彩,跳傩就应该向他们学习。我们有必要帮助艺人提高对傩的认识,使他们理解仪式的神圣性,以虔诚的精神来跳傩。

周华斌:

    傩除大傩外,还有杂傩,有道、儒的因素。南丰傩之路,与汉文化、傩文化之圈紧密相连。与丝绸之路、茶叶之路、商路、移民之路、屯民之路、神鬼人之路、云路等,都是与傩文化之路研究可以联系。跳傩除保留大傩的完整性外,也可适当创新,这次调演的节目,给傩文化的研究带来很好的启发。

朱恒夫:

   南丰傩,本人总结有“五个一”:一个县(全县性的傩文化活动,在全国很少见)、一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一个国家级研究机构(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南丰基地)、一个传承保护研究中心(南丰跳傩研究保护中心)、一本专著(曾志巩的《江西南丰傩文化》)。

    “四个特点”:源发性(很多傩从江西移民过来,至少南丰是个原发地)、全民性(全县有100多个傩班、2000多名傩舞艺人)、单一性(只跳傩舞)、民族性(中原迁入,北方文化与南方文化相结合,两方面的汇合显示出最先进、最发达的文化,带有民族文化的特点)。

巫允明:

    来南丰很多次,感触也很多,南丰近些年变化很大,经济的发展对原生态文化的冲击较大。与2008年相比,这次调演的节目基本都看过,但艺人们跳傩时仍十分敬业,这是领导和艺人们努力的结果。有一些地方开始举办过的傩舞活动社会反响非常好,但领导因换届再没人管,此后这项工作就落下了。所以说,领导的作用非常关键,创业难守业更难。这次有这么多傩班参赛是非常难得的,希望以后可以再接再厉。

   南丰的傩很古老,在观看湖南临武县的傩祭时,我从中看到了南丰石邮傩的影子。但当地人,他们也说不清楚,但承认临武傩是外来的。傩是一种文化现象,不只是跳一跳的事。此次调演的节目重复较多,我应理解为各傩班都须拿自己最好的节目出来,如“开山”。这是大傩班最为重视和必跳的节目,因此也会是跳得最好的节目。虽然一些傩班的节目重复,但他们在动作的处理和风格上各有特色,但一些傩舞在人物刻画上还是有一定的共同点,如“魁星”的蹲步走等,都是作为敬神动作出现的。傩班要逐渐了解自己的历史,不能只会跳而不知其文化内涵。要鼓励少年、青年加入傩班队伍,激发他们的热情,提高他们对傩文化的认知水平。这次由小朋友表演的跳《和合》非常好,要继续鼓励和引导,为傩文化的后继有人进行铺垫。县里的文化部门中要有宣传员,一方面要进行对南丰傩的宣传,第二方面要引导傩舞艺人要对跳傩有正确的认识。

   在这里,我谈两点希望:一是希望认识跳傩活动中“仪式”的重要性,仪式有时比跳傩节目更为重要。特别是石邮傩班一定要保留完整的“仪式”部分的表演。进行展演或汇演时,可只有一两个傩班在表演前有“仪式”部分,而其余傩班可直接进行节目表演,这样可达到既能突出跳傩的传统文化,又可集中观赏独特的表演方式。第二是,其实跳《和合》与《傩公傩婆》应不属于傩仪之列的表演节目,但因符合民众的祈福心理,增加反映民间百姓生活和情趣的节目也很不错。傩舞的伴奏也很重要,但不要改变原来的伴奏形式,要保留好相关的道具,石邮傩队的伴奏和服装样式一直没有变,我希望能保持下去尽量不要变。

朱联群:

   南丰对传统文化很重视,加大了对传承人的保护,但在跳傩的仪式上重视还不够。

姜尚礼:

   一是文化传承。主体责任是政府,非遗的传承要保护到位。傩班本身要有敬畏之情,傩班人员要了解傩。二是文化发展空间问题,与时俱进的问题。傩是农耕文化的产物,要有与时俱进的精神,跟上时代的步伐,原生态的文化也是在发展,发展到现在不能够大变样,核心本质不能变,要变要按照文化规律来变。

黄振林:

   我对南丰跳傩的保护有信心,主要有以下两点支撑这个信心,一是南丰傩一定不会消亡。南丰的经济较好,农民有钱了,也就愿意跳了;二是当地政府重视支持跳傩活动的开展。关于“非遗”保护,我认为要从物质的方面加以保护,保护工作要做细,对傩神庙、戏台等物质载体的保护不能少,要摸清家底,分类、归类,记录在案,加大对传承人的保护。要注重包容性传承和包容性发展,不一定要完全按照原有的方式原封不动进行保护,可以包装、创新。对文化部门期望很大,文化继承文化局长非常重要,文化站长也很重要,要加大对文化站长的培训。在此,本人也承诺,作为高校研究机构我们今后要多到南丰调查,多为南丰服务,为家乡的傩文化工作作出应有贡献。

闫晶:

   静态保护和动态保护都很重要,我们愿与南丰合作,将南丰傩更好地全面性保护和传承,力争做到南丰傩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延续。

章军华:

   我说两句话:一是跳傩已深入到南丰百姓的生活中,感谢主办方与傩舞艺人,让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的傩舞表演;二是建议在南丰县不要定位建“中国傩文化博物馆”,这个题目过大,可否考虑建一个地方性以村载体的项目,如在石邮村建设南丰傩文化博物馆,可能效果会更好。

李志远:

   此次来南丰主要是学习,南丰傩保护得非常好。此次来南丰主要是学习,南丰的傩保护得非常好。在此,我也谈点个人看法:一是文化空间和物质空间的问题,要建立一个稳定的文化空间,政府层面要保护好。二是传承的方面,跳傩需要信仰,“小和合”是对和谐的崇拜,“傩舞跳四方”是对圆满的祈求,而如今人心浮躁,如何稳定好,需要我们重视。其实傩舞节目中处处都体现着“崇拜、信仰”,如生殖崇拜,具体体现在傩公傩婆节目中,傩公的跨步走、给小孩的生殖器别人看等。

刘永红:

   作为江西人,本人有责任为南丰傩的传承和发展作贡献,已经将南丰傩作为课程带入了课堂。根据自己多年的研究,我认为南丰傩主要有以下四种形态:一是流动性的演出场地;二是项目式的演出方式(各节目的功能结构是有机联系的);三是收缩性(内敛)的舞蹈形态;四是空间作品构图,体现了对圆满的祈求。

麻国鈞:

   本次座谈会虽然时间短,但质量高。南丰傩的原始性体现在保留有“闭口傩”的习俗。古有“歌者不舞,舞者不歌”的传统,诗、歌、舞是分离的,由于其长期分离,造成了中国戏剧的晚熟。南丰傩的形态更为古老,南丰傩重视的就是不要轻易让它说话。特别强调一下文化空间,调演很重要,在更加广阔的空间进行推广,相当于剧场演出,要体现仪式的庄重性,面具不应随手放在地上,因为面具是神,长此以往会消解艺人及观众对傩神的敬畏。再说嘈杂的环境也不利于傩舞原始风格的表现。此次小孩跳傩对傩舞的传承和孩子的身心产生非常重要影响,为南丰傩的长久继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时间很紧,本来想为大家传达一下非遗司司长关非遗保护的12条讲话,这是在全国“城镇化进程中的非遗保护论坛”上的讲话。城镇化进程中,尤其是官方推动的城镇化建设中,非遗受到极大的伤害,有些地方甚至将非遗的物质载体进行搬迁,改变了非遗的保护传承空间,因此,这次论坛上就对此种情况提出严厉禁止。城镇化同样对我们江西、我们南丰的文化遗产有巨大戕害。城镇化本身上好事,没有城镇化就没有宋代开放式城市的形成,但人为的城镇化对文化遗产的破坏十分严重。说白了就是传统文明与现当化文明的对抗是贯穿整个人类历史的,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如果南丰方面需要我们傩戏学研究会做些什么,我会尽些力。

饶爱华:

   这个会议很精彩,我受益匪浅,我是文化战线的一名新兵,很虚心地在听课。在这里我表个态,现在提倡文化发展、文化自觉,作为文化部门,有责任让这个国家级金字招牌在我们手里焕发出灿烂的光芒,我们将全力以赴,到时请各位专家来检验我们的成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