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专题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13/1/12 23:23:00)

“中国湖南临武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述略

 

“中国湖南临武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述略

李志远

 

2012年8月16日至18日,由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湖南省文化厅、郴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湖南临武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临武县召开。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中国傩文化研究会会长刘祯、中国傩文化研究会法人、副会长麻国钧、湖南省文化厅副厅长孟庆善、郴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熙平、临武县委书记范儒平等领导及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日本、美国、奥地利、新加坡等地的专家学者100余人参加,与会学者提交了学术论文近40篇。

会议召开前,会议主办方就把临武傩戏的图片、文字等资料交到了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手里,并且在召开期间,又特意安排17日从早上9点至晚上10点的一整天的临武油湾村傩戏展演观摩。有了详细的图片、文字资料和亲历的演出观摩,与会专家学者在学术研讨时,紧紧围绕临武傩戏,通过古今中外的对比视角和关注当下非物质文化建设的心态,展开了一系列的深入探讨。

在开幕式上,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讲到:傩,起源于中国远古驱逐法术和巫术,是原始宗教信仰的产物;是驱邪除疫、禳凶纳吉的一种历史悠久的祭祀仪式;是中国最古老、传统文化意蕴最深厚、也最具生命力的活态非物质文化遗产。它包括傩仪、傩戏、傩舞、傩俗等领域。傩和傩文化所体现出的千百年来民间百姓、族群之间的凝聚力对21世纪民间文化、社会主义新型文化的构建和发展都具有启示意义。傩文化的重视、保护和研究对于全面、完整和深刻地认识中国传统文化和思想,尤其是民间草根思想文化的一脉相承具有积极的意义。临武傩戏,俗称“神狮子”,其表现形式有傩仪、傩舞和傩戏,而很多时候这三者又是混融一体的,临武傩戏涵育多种民间艺术和音乐元素,弥漫着神秘的巫楚文化气息。在傩文化家族里,临武傩戏是一座待开垦的富矿。

就临武油湾村所保存的五百余年的傩,郴州市文化局副局长周作明撰写了《临武傩戏初探》一文,详述了油湾村的傩是如何被发现、发掘、恢复和进行学术性研究、进一步生态性保护的,并对油湾村傩的三个组成部分——许傩愿、还傩愿和闭傩坛——进行了翔实、细致的说明。西南民族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陈文汉提交的《祭祀文化是渊源于人类先民采集—狩猎时期的慧智遗迹——临武傩“路祭”的意义与价值探讨》一文称:“‘路祭’节目应当属于祭祀类型中的‘群体祭祀’之‘季节祭仪’。”“从情感角度去考虑,它有更丰富的含义,最基本的理念就是,须向傩神许过的愿要付诸承诺予以还愿。” 李晓晖提交的《中国湖南临武傩戏“路祭”之意义与价值》一文,认为“路祭”是原始社会农耕意识形态沿袭迄今至永远的华夏民族生存的乐观精神之所在,“路祭”的意义与价值不言而喻,它激励人们热爱生活,笑傲死亡,是生活唯美艺术的真实反映,是劳动者热爱生命过程的浪漫诗意写照。贵州民族大学陈玉平教授提交的《从“许愿”到“还愿”——临武傩祭仪式过程的人类学探讨》在对临武傩仪的认真解读后,认为临武傩仪的全过程是在试图将人、神、鬼的关系秩序化,进而实现福主(愿主)生命状态的过渡和转换。

除了从临武傩本体出发进行研究外,一些专家学者从横向、纵向对比的视角,提交了一些其他形态傩的研究成果,以更鲜明的研究个案来丰富傩文化研究。从横向来看,如中国傩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麻国钧提交的《武安赛戏〈大国称〉及“诺诺神”、“水草三官”考》一文,便是对武安傩的研究,该文认为《大国称》剧又一次以活体形态向我们展示了古老的演艺如何从宋代队舞向队戏演变的生动例证;“诺诺”是“紧那罗”的促读并误写,诺诺神就是紧那罗王;“水草三官”就是水草神、马王和牛王。河北省武安市文联主席王进元提交的《武安傩戏中的“长(掌)竹”》,同样是对武安傩的研究,它是着眼于对武安傩戏中四种不同形式的“长(掌)竹”的揭示。湖南城市学院音乐学院讲师李翔提交的《安化傩狮调查》一文,是对湖南安化傩的田野调查叙述。遵义师范学院教授刘丽提交的《道真仡佬族傩文化的审美意识》,认为仡佬族傩的审美内涵主要体现为崇尚生命、康健乐生的群体追求,表现为象征美、怪诞美、崇高美、古朴美等形态;在整个傩的表演过程中,事主与法师、观众都实现了生活与生命的自由超越。中山大学博士研究生龚德全提交的《“和梅山”傩仪的象征人类学解析》,通过贵州省道真自治县的“和梅山”傩仪的象征人类学解读,认为其本身隐喻着道真地区族群的人观、神观、宇宙观等意识形态的某些层面。四川大学教授李祥林提交的《川西北尔玛人祭神驱邪的民间戏剧遗产》,认为羌族的以释比戏为核心的祭神驱邪民间戏剧,应该进行学者的研究视野。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山本宏子提交的《两个神灵世界交错的备中神乐》,对日本备中神乐中不戴面具和戴面具两种不同的表演形式进行了探讨,考察两者之间的关系。而日本立教大学细井尚子教授提交的《巡回之神——伊势大神乐》一文,通过以每年表演约长达290日的伊势大神乐的个案研究,考察巡回之神的“神”性和人们的信仰。韩国高丽大学教授田耕旭提交的《韩国巫剧的形成与表演内容》,通过考察作为农耕仪式的巫剧、作为送葬仪式的巫剧、作为治病仪式的巫剧、有优戏性质的巫剧、受假面剧影响的巫剧的研究,认为巫祭的公演形式因其地区、巫风、巫师类型而异。其中巫剧的地理偏差, 要比巫歌的其它分支多得多。原因似为巫剧对演戏现场的状况更为敏感。韩国汉阳大学教授吴秀卿以《韩中傩戏的比较考察——从福建作场戏谈起》为题作了发言,更是直接以比较的视角考察中韩傩戏的异同。

从纵的方向来看,研究傩文化,当然离不开对于傩的各种历史溯源与外围研究,这一点,在专家学者研讨时也表现的非常明显。如福建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叶明生提交的《傩近于戏:福建杂剧中的面具戏考探》,通过对福建民间遗存的宋杂剧形态“作场戏”的研究,认为其中的面具戏来源于古代傩仪,随着民众对于娱乐文化的需求的增加,许多傩舞走下傩坛进入戏场,成为散乐、杂剧的一部分,而这部分的剧目中的傩文化意蕴并未完全消失,在古老的杂剧中依然具有仪式的作用。形成了一个仪中演戏、戏中行傩、傩寓戏中、戏傩交融的戏剧文化景象。王萍提交的《刍议甘肃民间小戏中的“神仙道化”剧》,就是通过对甘肃民间小戏的神仙道化剧的仪式性、教化性的分析,揭示民间信仰对神仙道化剧的影响。湖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跃忠提交的《辰河戏之宗教仪式功能简论》一文,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结合相关文献对辰河戏的演出场合、演出前的开台仪式与演出结束时的扫台仪式、特殊剧目《目连戏》和例戏的演出,以及艺人行为的身兼巫、道之风等四个方面进行论述,认为民间众多的宗教信仰活动是辰河戏生存发展的文化空间。日本明治大学教授福满正博提交的《元杂剧与傩祭祀(河北省武安市赛戏)》,认为现今武安赛戏中还上演的《大头和尚戏柳翠》赛戏,是元杂杂《度柳翠》的活态遗存。中央戏剧学院副教授陈珂的《古希腊戏剧中的祭祀性特色》一文,从傩的祭祀特性出发,与古希腊戏剧所体现的祭祀性进行对比。

傩一向被人们看作是迷信、落后的文化表征,曾被无情打压,致使许多地方的傩走向了消亡。如今在大力倡导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今天,傩似乎如枯木逢春,得到学者和政府的关注、研究和保护,使濒临消亡的一些傩戏得到恢复和发展支持,如临武傩就是一个很鲜明的例证。但如今的傩戏状态如何?怎么发展、生存?似乎也是专家学者颇为关注的课题。在本次研讨会上,如韩国江陵原州大学教授安祥馥提交的《韩国晋州五广大的历史与现状》,通过对韩国晋州五广大的历史与现状的论述,认为有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很难传承。如果再不探索如何在新的环境里生存下去的方案,像晋州五广大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就会很容易遭到淘汰甚至消失。要使这种状态得以改变,我们须以国际性庆典与学术研讨会的方式来加强、促进国际文化交流及学术交流,必然会给像民间祭祀戏剧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创造良好的环境和局面。当然,这不失为一种方法,但这种方法究竟是否可以照顾到所有不同形态的傩及能维持多久,还需时间验证。湖南省沅陵县七甲坪老年大学校长金承乾提交的《国家第一批非遗——辰州傩的亮点与痛苦》,通过对辰州傩特点和现存危机的描述,提出解决辰州傩生存危机需通过召开健在辰州傩土老师座谈会、办好辰州傩演员培训班等九条建议。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讲师陈美青提交的《山西曲沃任庄扇鼓傩戏的固守与变通》,通过1989年和2012年两次任庄扇鼓傩戏表演的差异,认为现在广场表演的观赏性“扇鼓傩戏”,已经是名不副实了,进而提出保护傩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建议:抢救性地保护、合理地利用和有效地传承。

无论对傩仪、傩技、傩戏的个案怎么进行解读与剖析,都在为傩文化的宏观构建提供切实的基础。没有一个个傩的个案深入研究,傩文化宏观理论性的研究就难以推进。正是有了中国傩文化研究会的多年努力与诸多学者的参与,使得在傩的宏观研究上建树颇多,本次研讨会亦有多位学者提交相关的成果。如山西大学教授许并生的《中国傩戏的形态与研究价值简论》,采用形态学的方法,对当前存在的各种傩戏进行类型划分,进行认为傩戏在根本上具有对人和人的生存状况与生命的关照、具有群体关怀的意义。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李强的《傩戏研究对文化人类学的启迪》,从文化文类学的视角,通过对文化人类学中的傩戏艺术文字记载和云贵湘沅川渝地区的傩文化与傩戏的考察,认为傩戏具有宗教实用性和审美娱乐性的双重功能。在整个傩文化的发展中,其宗教实用功能逐渐淡化,审美娱乐功能不断加强。处于发展期的傩戏,更多地记录了整个民族的创业、生产、繁衍、迁徙的历史,是民族社会生产生活的影像再现。贵州民族大学研究员庹修明的《傩戏是多种宗教文化互相渗透的产物》,认为傩戏是一种戴着面具表现以多维宗教意识为核心的仪式戏剧,是一种艺术化的宗教仪式。它直接脱胎于傩祭仪式,形成于唐宋(傩戏舞),是多种宗教文化互相渗透、混合的产物,各地傩戏,明显地受到巫、道、儒、释宗教思想的影响。新加坡学者王添羽的《傩文化在近现代的现实意义》,通过文献记载对傩的历史溯源,认为古傩在向现代傩转化的过程中,一些地方发展出了傩戏,但与舞狮比较起来,它的娱乐性和普及性都较少,且有着濒临灭绝的危险。但无论是舞狮还是傩戏,他们共同面对的是人创造的神,却又要人去敬畏的这种仪式:正是这种慰济心灵的仪式,凝聚和成就了傩文化的现实意义。

经过三天紧张而充实的田野考察和学术会议研讨,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关于傩文化研讨取得了丰硕成果,但同时还有一些问题尚待进一步的深入开掘,特别是临武傩,尚需本地学者加大研究力度,提高其学术认知程度,为临武傩的活态保护提供更多的学理依据。

 

李志远: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