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会员专区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08/12/9)

杨洪琛撰稿《南部傩坛戏之“天地三十二戏”浅析》

      (一)
傩坛戏,是在四川东北部南充地区,长期流行的一种祈神拨禳、酬神还愿的民间傩戏剧种。依据当地旧俗凡病家延巫道设香楮酒肴,诵北斗、莲花、药师诸经,谓之禳星。用桃木书符,谓之压鬼。巫觋号端公,小禳为送花船,大禳为打保福,及冬至庆坛,浑如戏剧。(《南充县志》)
傩坛戏的表演是提线木偶、面具、涂面化装表演与端公法事相结合的方式,而且,庆坛必建坛场,祭坛神。傩坛戏坛场所供神图是三教。坛场悬挂孔子、佛祖、老子等三教始祖,俗称三教坛
南充地区傩坛戏的历史,可追溯到秦汉时期。南充所辖的南部、阆中、苍溪,是古《巴渝舞》的发源地。此舞是当地賨人驱邪习俗时所跳的祭祀舞蹈。晋改名宣武舞,唐仍名《巴渝舞》。而且该地区自古好巫,奉巫驱祟,腊月迎土牛,立春鞭春牛等社火活动,遍载南充、南部、阆中各县

县志。唐代大诗人杜甫,曾有名诗记述社火盛况。(注)

 
诗曰:南有汉王池
终朝走巫祝
歌舞散灵衣
荒者旧风俗
高皇亦明主
魂魄犹正直

……
滛祀自古昔非惟一川读。(注:汉王池在阆中城东八里。此诗为南池庙记。社火旧时在节日扮演的各种杂戏。)
又阆中、苍溪、剑阁、南部等地,汉时是天师道治地也是张鲁汉中建政教合一政权的大本营之一。当地云台山、鹤鸣山等道教圣地,圣山尚存。鹤鸣山隋唐时期的摩崖造像是道教的重要历史见证。道教的兴起,道教的经忏典籍、道家礼仪,为傩坛戏、庆坛等傩戏提供了思想、理论、科仪程序、诵唱经忏的条件。杜南楼等不少掌坛师,称自己祖辈(师父或父亲)出自云台山道观,承继了云台山道观斋醮科仪,可见其与道教的承继关系。
            (二)
南部傩坛戏,即是指带有还愿性质的民间宗教仪式戏剧,由于流传在南部县双峰乡胖土地村的杜家班,班主杜南楼是嫡传第七代传人。他的傩戏具有较为深厚的本土文化色彩,是县境西河流域土著巴人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主要代表之一。故学者们为了与流传在其他地区的傩戏相区别,就把它称为南部傩坛戏。这一名称大致启用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目前已广泛为学术界所采用。
杜南楼傩坛戏的表演分正坛耍坛两大类。所谓正坛,就是在祭坛上举行的祈吉酬神法事仪式戏剧有:由天上三十二戏地上三十二戏组成的贺坛愿戏;庆坛(有法事程序十一套);急救延生(又名降大神,有法事程序十六套);丧仪道场(有法事程序十二套)。所谓耍坛,是在正坛法事仪式中间,插演的灯戏,其剧目有:《包公审城隍》、《张公道讨口》、《善恶报》、《假和尚赶斋》、《耍傩傩》等二十三出戏。从而达到
既娱神又娱人的目的。
所谓天上三十二戏是由不同造型的提线木偶,扮演三十二位神像,在天门神案(即似舞台的天幕)上方的方孔内表演,有戏二十出,其出场人物依次是:
天路先锋点坛土地小鬼扫坛牧童郎女杨泗将军和事老者
绣球太子关韩二将关阳姐妹梅花踩台吉氏仙官黄氏女柳青娘
田郭二郎大伯公婆二伯公婆三伯公婆吹鼓手川主土主
药王三圣文武魁星
在天上三十二戏中,汇集了神、人、鬼齐奔愿家,赐福驱邪,以求四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寿福康。
所谓地上三十二戏,是由演员(端公)载面具或涂面化装,在院坝舞台内表演。它的内容就是杜南楼所说的:凡是天戏上演的,地戏全演。就叫做上演天,下演地,中间还要演灯戏。最后,在演完《三圣回宫》、《判官断愿》后,出演《二郎清宅扫荡》,二郎上场为主家住宅进行扫荡,以清除一切瘟疫病魔后,结束全部坛事。
其音乐,分唱腔、伴奏两部分。唱腔音乐以端公腔、神歌、民歌、佛歌以及道家呤诵腔等,曲牌丰富,风格质朴,诙谐悠扬,有着十分浓厚的佛道神韵和川北民歌特色。伴奏音乐,以打击乐器为主,曲牌有端公锣鼓,如《卡冬款》、《走禅》、《请祈鼓》、《香赞》等,还吸入了部分川剧锣鼓曲牌,如《和牌》、《云里白》、《扑灯蛾》等曲牌。
      (三)
从历史上的戏剧活动考察,提线木偶(又称悬丝傀儡)、杖头木偶、布袋木偶和神头鬼面的涂面装扮表演,往往是自成体系,独立成戏。它们以自己固有的艺术表演形式,存在于艺术之林。因此,分别被人称之谓木偶戏、面具戏、化装表演。至今,以上几种艺术剧种仍各自为政,展现于艺坛。但作为提线木偶、面具扮演、涂面表演三者有机地统一于一种戏剧结构之中,共同为统一戏剧目的服务。也可以说,这种傩戏表演,是巴蜀傩戏的
独特组合。许多专家学者看过这种傩戏表演后,都为之怦然心动地评价道:在中国也属少见
南部杜家班傩坛戏的天地三十二戏,就是这种最具代表性的傩戏剧种之一。其中,提线木偶的源流,据考证历史尤长,但在研究者中各据其证,颇有多种观点的论述:如唐《乐府杂录》谓傀儡子……起源于汉祖在平城,有陈平刻木为美人奇计突围之传说。王国维先生在《录曲余谈》里,不信服这种说法。但他提到《唐诗记事》里所载的一首《傀儡呤》:刻木牵线作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须叟弄罢寂无事,还是人生一梦中唐时固已有此戏矣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中国有傀儡戏的历史已达二千年之久。《列子 ·问汤篇》说:周穆王时,有工人偃师偕倡来见,歌合律,舞应节。剖视之,皆附会草木为之。俞为民在《傀儡起源小考》说:从山东莱西县的西汉古墓中发现的一具古代悬丝傀儡的实物断定,我国西汉的傀儡就已经从古代傀儡的基础上更加完善,具有了模仿真人表演歌舞的能力。汉灵帝时《风俗通》的作者应剑有云:时京师宾婚嘉会,皆作傀儡,酒酣之后,续以挽歌。傀儡,丧家之乐;挽歌,执绋相偶和之者。说明这里的傀儡已经不同于最初的丧家乐;而是把原来悲伤、不吉利的内容换成了歌功颂德,大吉大利的内容。说明傀儡戏已经融进了民间喜、丧的民俗活动中了。
在考查中发现木偶在四川的存在,早在唐代已有。据史料记载,唐时蜀人杨行亷,技色精巧,尝刻木为僧,于益州市引手乞钱,钱满五十于手,则自倾下瓶,口言布施(唐李冗《独异志》卷上)。唐天宝后,有张者为剑南节度使,~遣蜀众工绝巧者,极其妙思,作一辅木人,音声关戾在内,丝竹皆备,令百姓士庶,恣观三日。说明,唐时四川木偶制作,技艺精巧,演出于街头、官宅,以众人所观赏。那么,民间木偶戏的传播,对南部杜家班傩坛戏有无因果关系?再,木偶与人同合,这种形式又参与傩祭活动,成为傩坛戏的演剧样式,是怎样形成的?自然,这些尚无史料佐证。但是,经剖析,木偶是我国较早出现的艺术形式,一般地讲,从木偶到代面、涂面,是我国戏剧从古老形式走向近代戏曲的一条途径。傩坛戏是不是也是从木偶过渡到人扮演戏剧的一个阶段?或说,傩祭在向傩戏过渡时,吸收了像杜家班这样的演剧形式,成为自己表演虚无飘渺的神界的一个手段,致使提线木偶与巫觋(端公)驱傩活动相结合,产生了目前傩坛戏的演剧样式?!当然,这是一种推测。
不过,在川北区域内,尚有广元射箭提阳戏、梓潼阳戏、剑阁阳戏等傩戏,它们都与南部杜家班傩坛戏有相似之处。它们也有提线木偶在天地三十二戏表演中,与面具表演、涂面表演三种不同类型的形式有机地组合在法事仪式过程之中,形成了一种别致的戏剧艺术样式。但是,这些相似傩戏班的传承人,对这种特殊表演形态的关系、时间以及源流等问题,谁都说不清道不明。我们只是听到过杜南楼说他家的傩戏是祖传下来就是这样的
诸如上述存在于该地域文化圈内的,像这样深邃的学术问题,只有期待在傩戏学专家学者们进一步的研究成果中去寻求答案。
2008 10 28日(初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