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著作推介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07/7/17)

未解之迷辰州符(《辰州傩符》序)

  沅陵,旧属古辰州,是一个巫傩盛行的地方。

  自1998年9月,“98沅湘傩戏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沅陵的七甲坪召开,我已四次进入这里考察傩文化。七甲坪乡是一个多民族的乡,以土、汉、苗、白族为主,其中土家族占80%以上;境内山多田少,群山耸立,溪谷狭长,地形复杂,四条溪流贯穿全乡,注入沅水。由于群山围绕,重峦叠嶂,交通非常闭塞,进县城人们以步代车,三天才能到达,至1974年,乡内才通公路,因此,民风淳朴,民俗民间文化颇具特色,对辰州傩传承、繁衍构成了特殊地理环境。

  当然,更有人的因素。中国交通闭塞的地方很多,但能将古老文化保存下来的地方真是微乎其微。辰州傩在七甲坪得以保存,就与我的朋友金承乾先生有关:他是一位乡间的知识分子;早先年,他是七甲坪公社文化站的站长,后来又成了五强溪镇区委的秘书。在那史无前例的时代,他有意无意地保护下了那份属于“四旧”的遗产;至大地回春之际,又及时地把古老的辰州傩推荐给世界。从被压制、被批判、被打倒,到被复活,大多现存的傩祭、傩戏都经历了相同的命运;而辰州傩最早被外界所认识,就得益于它的守护者金承乾先生。在十分重视文化遗产保护的今天,许多的珍贵的、物质和非物质的遗产项目得到了保护;很多的代表性传承人予以命名;但像金承乾先生这样、众多的舍家忘我守望着民间文化的乡间学者,在什么时候才会得到重视和关爱呢?!

  今天,又一本关于辰州傩的书籍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只能默默地为它的编著者深深地祝福。

  在七甲坪,我获得了丰富的傩文化资料,但对“辰州符”,却没有真正的了解。

  符咒文化在湖南民间非常盛行,它与巫术和民间宗教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果说巫术是由巫师、巫法和巫技三个部分组成的话,那么,符和咒就是巫法的最为重要组成部分。

  咒,是利用语言来进行巫术活动的巫法;符,是利用文字来进行巫术活动的巫法。

  咒,也称咒语、咒词、神咒、明咒、咒诀、口诀、诀、禁咒、真言、密语,等等。在巫术和民间宗教中,都普遍认为某些语言具有神力、魔力和法力,这种具有神力、魔力、法力的语言便被称之为咒语。

  咒语以手的形式表现出来,即称“手诀”。手诀作为巫术咒的组成部分,如同“哑语”,同样起到了感召鬼神、驱邪除怪的作用,是促成符咒法术应验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符,巫法中的另一种重要内容,是咒的发展。“符乃令也,即奉佛祖、菩萨、神仙之法令,以驱邪、伏魔,护佑、赐福于持符之人。”[i]巫师画符,即为发令,调兵遣将,共赴傩坛。由此推测,巫术中的“符”,很有可能发端于古代的兵符。

  符的产生也是语言崇拜的一种反映,是咒语的书面化。为了同一般的字句相区别,体现符的神秘性和无穷威力,发明符咒的巫师们才用变形文字、再加上一些诡秘的线条,使符画成了一种似文字非文字、似语句非语句的图形。符不论是佩戴在身上和贴在物上都能给人以威力常在的感觉,由于符的这种在时间的衡久性和在空间的稳定性、比起咒语来更具明显的优势,所以符的运用到了后来也就同咒语一样,越来越广泛。

  画符一定要用墨或朱砂,尤以朱砂居多。之所以多用朱砂,在于古人以为朱砂有镇邪作用。古代,符写在桃木板上为多,因为人们认为桃木有极强的驱赶魔邪之神力。其次有柏木板、枣木板、石块、砖和黄纸、布、绢丝上。如今的符,一般书写于黄色纸、帛上。黄色是色系中最明亮的色,象征着神圣、权力和希望。

  最初的文字符大多由复合的文字组成,形式简陋粗糙。象征意义也简洁明了。后来的符图形诡秘莫测,文字艰涩难认,象征意义更加繁复,非字非画的图案越来越神秘化。

  在巫师看来,符是沟通人与神的秘密法宝,所以不是随便可以乱画的,故有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口叫”的说法。

  画符有一定程序,决不可以简单了事、顺序颠倒。画符前,先要净身、净面、净手、漱口,画符时要净心,思想专注,诚心诚意,画符的方法成百上千,有的要翻掐手诀、念动咒语,有的要步罡踏斗,存思运气,……其程序之复杂,方法之繁琐,能让人们头晕目眩。

  符的载体不同,使用方法也就不同。木料符一般是挂或钉于某处,或烧成灰和上水吞服;石料和砖料的一般是埋于地下;纸料布料的,有的佩戴于身,有的烧成灰与水一起吞服,有的纸符或布符还须书写两份,既要吞食,又须张贴。如祛病符用朱笔黄纸书写,书写时叩齿三次,含一口净水向东方喷出。边写边念祛病咒语。祛病符要写两份,一份烧成灰吞食,另一份贴在患者的卧室的门上。

  民间有句俗语,叫“一个师公一道符”,意思是说,每一个巫师对符都有自己的画法。实际上,巫师们也都只认自己这个门派的符咒。他们对他人的符不会指责,但深信只有自己的符才有效力。从这一点看来,符,似乎又有许多随意性。

  辰州符流传极广。海内外众多的符咒书籍均以“辰州符”为名,可见辰州符的影响之大。Atorm著《辰州符咒大全》谈到符咒的起源时说:“符咒之术由来久矣,黄帝受之于西王母,而传之少昊,少昊传顓顼,代广其意,而绵传不绝,李耳尽发其秘,凭符咒而开道教。从者众矣。后当春秋战国时,术者见世终不为也,乃退隐森壑,以修养为事。符咒几于绝也。至汉顺帝时,有张真人名陵者出。得异书于石室,入蜀之鹤鸣山,息居修炼。以符录而为人治病,驱鬼,役狐,无不立应。”[ii]其中所说春秋时,李耳“凭符咒而开道教”(李耳曾担任东周守藏史,相当现今的图书馆馆长,后因为周朝发生叛乱时,李耳将大量典籍被带到楚国);后人因世事而“退隐森壑,以修养为事”;汉顺帝时,张陵入四川之前“得异书于石室”。这异书、这森壑、这石室,都与辰州二酉山藏书洞的传说无异。而如今众多的符咒书籍,将辰州符当成了符咒的代名词,更证明辰州符的历史的确久远。

  辰州符本身也非常复杂。曾经做过巫师、后为沅陵巫傩文化研究者的瞿湘周(1928—2002)曾见过“150多道巫教样符,计两本,其中有63道是用人和人头为符,有58道是以凶禽猛兽成符,有17道是以凶禽猛兽和人头组合成符,有几道是用汉字和汉字的重复组成的。还有几道符是抽象性的线条符。”[iii]

  符的使用是与咒语、手诀联系在一起使用的。乾隆十年(1745)抄本“收殓停丧一宗秘語”记录了在灵柩停留在家中时,不让死者尸体腐臭的巫法。“封丧”的法事咒、符、诀同时并用,据说,看过这种六月停尸巫术的人为数不少;但笔者却未曾见过。符咒的神力在巫师和乡下人心中,是神圣而不可亵渎的;在一般人眼中,也有许多不可解释的疑虑。

  傩坛上的法事“上刀梯”是一项与符咒密切相关的民间杂技,又叫“上刀山”,它源于人类早期的“度戒”仪式。

  “度戒”是原始部落男性的成人仪式,即“过关礼仪”。它是世界各个民族都曾有过的一种人生礼俗,是男人成长程中不可少的神圣一课,在许多地方,比出生、婚娶、死亡的仪式还要隆重。这一习俗在湖南蓝山县瑶族居住区还有保存。

  在这一仪式中,参加仪式的“度者”,要经过 “十二度”、即十二关。第一度就叫“攀刀山”:“刀山”设在离主祭场约两华里的一处地方,这一关中并没有真上刀山,而只是引度的巫师将十二把刀,每两把交叉地放在地上,刀两边站立六个人,面对面、手拉手,十二个参加仪式的度者由十二名巫师引度,一个接一个地翻越“刀山”。“翻过‘刀山’的度者,一个个神志昏迷,里面原委不无神秘。”[iv]除了上刀山,如踩火炭(下火海)、滚刺床、咬火犁、捧烫石等其他常见的巫术巫技,都在瑶族度戒仪式中出现。都是度者们要过的一道道关口。[v] 在第二关 “度勒床”之后就是“上刀山、抛牌印”仪程,它包括“祭刀”、“磨刀”、“扎刀梯”、“上刀梯”、“抛牌印”等程序。在磨刀之后所扎的刀梯高约一丈,每一级阶梯由刀锋向上的两把相交的钢刀形成,共七级。首先由磨刀师先试上刀梯;然后,巫师们将刀梯搬至刀梯台(又称“云台”),念“变梯法”、“变刀法”咒语;过关者脱下鞋袜,巫师在其赤脚上画符念咒,主引度师率领度者们依次踩刀梯而上,登上云台;然后,度者下台,主度师在云台上向他们抛四方木牌“老君印”。

  上刀梯发展到后来,由巫师自己表演,成为了巫师展示巫术的重要的节目。

  在上刀山的表演中,任何巫师,都要遵循一定的仪程,它包括整理袍冠、上香、吹牛角号请神、请师、敕水(念敕水咒、画敕水符)、封刀(将敕水喷于刀上,荡除刀上污秽),给上梯人赤脚敕水,然后就是赤脚上刀梯。

  在沅陵还傩愿的仪式中,“主东家的子孙也随着巫师,赤脚从烧红的犁铧上踏过去,赤脚踏着刀山上锋利的刀口上攀上去。主东的子孙上刀山、下火海,是代替长者受苦受难,以解除冤愆。巫师和主东的子孙登完刀山后,巫师再念咒、扳诀,宣布围观的人也可以从烧红的犁铧上踏过去,从刀山上攀登过去,但也必须赤脚……围观的人中上刀山、下火海的,大都是背着儿孙的妇女,想以此来免去儿孙的灾难。”[vi]

  对此事,我也曾问过一些巫师,他们回答说:只要按照师父传下的规矩、用好符咒,在巫师的带领下,用不着学习,任何人都可以上刀梯。的确,沅陵凤凰山傩坛的一位法师,他的一双儿女,女儿十二岁、儿子七岁,都没有什么专门的训练,在长沙的黄兴路步行街上也为人们表演了上刀梯。

  符咒的奥秘还有待我们解答。今天,辰州傩文化的研究者金承乾、王文明、刘冰清三位出版了他们的新著《辰州符》,为我们对辰州符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我们祝贺他们又获得了新的成果,也期待他们进一步把辰州一带丰富的民间文化资源发掘、整理出来,把辰州一带那些即将消失的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事象真实地记录下来,为后来的人做一些铺路架桥的工作。

(本文作者为:湖南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委员)

 

 

[i] 真德大师等著《辰州符学》p.11 香港进源书局2003年12月
[ii] Atorm《辰州符咒大全》序 台湾中西书局石印2006年1月
[iii] 瞿湘周《古老·神秘·豪放》P.45 (自费印刷)1999年5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