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傩文化网 / 会员专区 / 正文 /
正文
(更新时间:2007/3/17)

檀新建撰稿《乡傩,热闹背后的隐忧》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有着千百年乡傩演出历史的贵池,在中断数十年的演出后,各个有着事傩传统的乡村,又陆续恢复演出。仅原刘街乡就有殷村姚等二十多个自然村先后成立了本村的傩戏班社,每年正月,从初七到十五,这些村落大多按照沿袭数百年的演出日期及仪式、剧目进行傩事活动,虽然各村傩事主要内容相近,但风格各异,给节日里的乡村增添了热闹、祥和的气氛,成为闭塞山乡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

  贵池乡傩作为独具特色的民间民俗文化,不仅给渴望文化娱乐的乡民们带来无尽的欢乐,而且年年吸引许多中外专家、学者及民俗摄影爱好者前来考察、观赏、采风……一时间,寂静的山村变得热闹非凡。

  二十年过去了,贵池乡傩还那么兴盛么?在当今经济转型期,古老的傩文化是否受到冲击?散漫而脆弱的乡村傩艺班社到底面临怎样的处境?这样的表演还能持续多久?……带着一连串的疑问,笔者从去年腊月到今年正月十五,深入贵池乡傩最为集中的乡村——梅街镇(原刘街乡)源溪、太和、姚村、殷村、汪村等傩村,走访傩戏老艺人及傩艺班社的负责人、演艺骨干,所到之处,乡民们除了表达自己对傩文化的执着、热爱外,他们对我谈得最多的,还是对乡傩现状的担忧……。

班子青黄不接

  太和章的傩戏班社是87年恢复成立的,其傩艺是贵池傩最有特色的村落之一,不仅保留了唐时宫廷傩舞“胡饮酒”,而且傩戏唱腔为目前极为稀少的“高腔”,难唱,好听。

  七十岁的章端桂是村中尚健在的为数不多的老艺人之一,他既能出演傩戏中所有角色,也能担纲“导演”,谈到本村的傩戏现状,老人脸上明显流露出担忧和无奈。他说:“……最主要的是人和钱的问题,我们老了,随时都有可能唱不了,而年轻人要么不愿意学,要么愿学的没时间,年年打工,到腊月二十几才回家,年一过正月初几又要走,有什么法子?”。

  今年43岁的章光辉精锣鼓等乐器,长期热心村里的傩事,有文化,又有一定的组织能力,深得村民信任,被推举为本村傩戏会的会首。当我向他问起村里傩戏明年正月能否照常演起来时,他显得有些不自信,说:“这,谁也不能打包票……!”,我问他遇到了什么困难?他没有丝毫犹豫:“人,也就是班子的问题!”,他向我倒着满腹的苦水:“前些年稍好些,特别是近二、三年,每年正月初几,为组织演员演傩戏我都发愁!本村几个老艺人大都是七老八十岁的,病的病,残的残,剩下的根本不能包揽所有角色,年轻人倒是有不少,却极难聚拢起来,有人打工在外过年,有的除夕边才到家,正月初几就动身,哪有时间学戏或演戏?……”。

  傩戏人才严重缺乏,演艺队伍青黄不接的现象,不只在太和章,在傩乡的其它地方也突出存在。根据调查发现,一个村傩戏若正常演出,演员外带锣鼓器乐手等人员一般不少于二十余人。现在的情况是,绝大多数村傩戏会演员逐年减少:殷村姚从87年最初恢复成立傩戏会时演员为三十人,而从2000年开始,实际参与演出的逐渐减少,到今年正月再演时拚拚凑凑还不足二十人;山里姚从恢复时的三十多人减至目前的十余人。不仅是傩艺演职人员的人数减少,另外不容忽视的是,演艺人员的年龄结构不合理,目前,尚能演出的傩戏班社中,主要演员,多为年迈体弱的老人,大的有84岁,小的也有60多了,中年演员成为骨干的不足30%。一旦老艺人因生病等原因不能参加演出,整个演出即面临瘫痪的危险。太和章今年正月就因为一位八旬老艺人卧床不起,另一位六十多岁的艺人不慎将小腿跌折,本应在初几的演出计划只得无奈搁浅。

  许多村的傩戏演出,数百年雷打不动的演出日期(最早是正月初七开始),近年因受打工潮的冲击无奈提前。有的两场演出并为一场,有的因人少只得简化傩戏、傩舞剧目……。

傩艺质量堪忧

  从所调查的傩村看,傩艺队伍青黄不接,不只体现在演员数量的减少上,更表现在傩戏演艺质量的下降上。

  近年,一些傩艺水平精湛的老艺人相继去世,如殷村的姚官保,姚村的姚秉琦,梅街的姚永昌等等。他们或擅长傩戏,或精于傩舞,或娴熟傩仪。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所掌握的傩艺并没有得到完整、很好的传承,许多村民都觉得这是乡傩最难以弥补的遗憾!太和章能将傩戏“高腔”学得较好的演员最年轻的章胜国今年也有四十岁了,当我与他谈起傩艺传承的问题时,章胜国直言不讳地表示了担心,就他个人感觉,一是“高腔”难学,二是乡村演傩戏纯属尽“义务”,演职员没有分文报酬,人人都要挣钱为生活,谁会愿意为学傩戏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梅街镇谢村年近八旬的老艺人谢少甫、谢邦峻说,他们曾有心在村中培养接班人,但却没有一个真正愿意学的,他们提议对老艺人的唱腔、表演进行录音、录像,可苦于不知找谁来做这件事,更不知有谁愿做这些事!

经费严重缺乏

  在所有调查过的傩村,当回答目前乡傩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无论是傩戏会的“会首”,还是普通傩艺人,几乎众口一词地说 ,“是资金,演出经费太紧缺!”。看来,这既是一个共性问题,也是关健问题。

  贵池乡傩班社演出经费全靠村民自发捐款筹集,有的按家庭人口,有的按男丁收取,有的按户头,一般不限数额,任人自愿,多的数百元,少的只一元,对困难户则免收。当年收支情况,向村民公布。地处偏远而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村庄一年演出只能集资到很少的钱,勉强维持演出开支。如源溪村一年只有五、六佰元,以致演职员演出时伙食只能自备,以节省开销。

  祠堂,是各村傩戏演出的场所,大多数因缺少维修资金,年久失修,显得破烂不堪,遇雨雪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另外,这些村傩戏会本因缺钱,购买的服装、彻末、道具,本来不是质量很好,加上已有十、二十年了,又没有很好的保管条件,大多已十分破旧,也无力添置、更新。更不用说,还有什么钱来支付演出人员的工资了……。据有经验的傩戏会首、艺人及相关人士估算,一般一个村的傩戏班社若要长期巩固班子、维持演出、较好传承,没有几万元经费投入,只能是空谈。而这么一批不菲的资金,单靠乡民几元、几十元自筹来完成是不现实的,可是,不那样,钱又能从哪里来呢?……

“遗产”莫成遗憾


  乡民们还满怀忧虑地谈到外来文化的冲击、傩艺权益的维护、一些人对傩文化还存有偏见……。

  从正月初几开始,今年傩乡各村依然在跳舞着他们难以割舍的乡傩,虽然艰难,却不马虎,外地的考察、采风、观光者和十里八乡的观众们依然能在正月十五的青山庙会上大饱眼福,可这一天一过,便不再有那火爆、热闹的场景,所有的傩村复归沉寂,面具后的隐忧,随着锣鼓的余音和爆竹的硝烟在乡村弥漫……。

  池州傩戏,已成功申报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乡民们为抢救、保护、传承这一古老的民俗文化默默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们真的不愿眼睁睁地看着世代流传的珍贵文化遗产在这一代成为扼腕长叹的遗憾……。

(檀新建E:tangxj1865@163.com 池州市长江路世纪大厦B楼207室)

电话:13956891865









分享到: